中華民國寧瑪巴白玉祥丘達吉林佛學會∼白玉佛學會高雄中心   http://www.palyul-center.org.tw
主題:【 將修持融入日常生活中 (二) 】

                           將修持融入日常生活中 ()

 

  

擷錄自   頂果欽哲法王著

如意寶珠--龍欽寧體上師瑜珈

倘若我們已經養成「觀照自心」的善根時,我們將發現修持上師瑜珈並不會有什麼困難。但是,倘若我們,修心的涵養不夠,或者還沒有培育出大乘菩薩道的善根與功德,卻堅持要修大圓滿時,這樣對我們是沒有絲毫幫助的。大圓滿的「見」是如此地崇高,而我們的心續卻是如此的卑微。兩三歲的小孩是無法具足成年人的經驗、能力與悟性的。但是,倘若我們能終其一生謹記上師的教誡,那麼不僅上師不會放棄我們,而且逐漸地我們能對菩提道的各階段有徹底的領悟。

 

為了讓上師恆常與我們同在。我們必須不間斷地修持。想要以數月或一年的修持來證得成就不僅是不切實際的想法,而且也不會帶來任何實質的助益。我們必須即刻起修,一直到我們嚥下最後一口氣為止。倘若我們想要在死亡痛苦與恐懼的時刻能具足虔信與維持正念,那麼如此的精進是必要的。我們必須反問自已是否在臨終時能將上師之指示謹記不忘。除非我們用一生恆常的修持來準備,否則我們即便能將上師之指示謹記在心,但在死亡痛苦的襲擊下,我們可能很難將此教授付諸實修。

 

一位佛法的修持者應有能力應付各種可能的狀況。也就是說,他不會因順境而沾沾自喜,也不會因逆境而心失望。無論是處於順、逆境,他都能遠離期望與疑慮,並一心憶念上師。雖然順、逆、苦、樂的本身不是菩提道上的支助或障礙,但我們如何面對這些經驗卻可以成為我們修持的試金石。這也正是上師瑜珈的精華及主要的修持內涵。倘若我們能在此處下最大的工夫來修持。那麼除此之外再也沒有所謂「深奧」的教法了」!

 

倘若我們以非常嚴密的方法來修持生起次第時,可發現它包括四種觀修。這些觀修主要是為了淨化我們四種可能的投胎方式,也就是卵生、胎生、濕生與化生。可是上師瑜珈的殊勝處在於,它是生起次第的精華卻不須如此嚴密的觀修。此外,雖然沒有個別地強調與說明,上師瑜珈亦包含所有生起次第的其他層面:譬如說「清晰顯現」,這談到本尊的清楚觀想;「清淨禪觀」這談到本尊身上種種特色所代表的意義(例如一個頭代表著法性一如,兩隻手各代表著方便與智慧 );以及「堅固佛慢」。它代表著對一己自無始以來,原本是本尊的全然自信與確認。

 

密續埵陷ㄗ魽A若我們能在一剎那間清楚明晰地觀想我們的根本上師,其功德將超過禪修任何十萬本尊的功德。上師瑜珈也是圓滿次第的精華。圓滿次第包括六種瑜珈:拙火是道的根本,幻身是道的基礎,夢瑜珈是道上進步的徵兆,光明是道上的精華,中陰是道的延續,以及讓行者橫超餘道的遷識(頗瓦)

 

所有這些修持都離不開上師瑜珈的範疇。拙火與幻身相當於上師金剛身的瑜珈;夢與光明相當於上師金剛語的瑜珈;中陰與遷識相當於上師金剛心的瑜珈。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說上師瑜珈是圓滿次第精華的道理了。

 

倘若我們渴望有更深廣的證悟,那麼誠如前賢所言:俱生智的證悟是懺罪、集資及證悟上師加持的結果。捨此另求他方,勢必徒勞!另外又云:欲證得離言智慧卻不向上師祈請,就像住在向北岩洞的人們,期望陽光的照射一般。他將無法獲得心境一如的證量!

 

上師瑜珈是了悟萬法本性最究竟的法門,如頌文中有云:「自然本性的核心」。於此我們用「核心」是因為它具有隱藏心要的意思,也就是說,雖然它在外表上不是很明顯可以看得出來,但它確實是一切事物的精髓。雖然在生起次第、圓滿次第與大圓滿的各階段中有數不盡的教授,但是這些教授都圓攝在上師瑜珈之中。上師瑜珈就像是串聯各種不同的教法的主要鎖鏈般。它是一種易修、無障難,且會引導至無上佛的法門。就好像是精密的機器在一個小時中能完成上百工人的工作量;同樣地,此心要教授圓攝一切法門盡無餘。上師瑜珈也是我們在菩提道上進展及除障的最主要法門。它確是「一即一切」的法門!

 

在表面上,上師瑜珈是所謂 "前行"中的一部份,但實際上它卻是"正行"的心要。在佛門的各宗各派中,無論是寧瑪、薩迦、噶舉或格魯,無一例外地,他們都將上師瑜珈視為修持的主要基石。

 

在薩迦傳承中,在極負盛名的 "道果不二"的教授中,一開始也是修持 "深奧的上師瑜珈"。在此教授中我們將接受上師身、口、意的加持並以上師為禪修的對象。再者,我們也熟知噶舉派一向秉承著強烈虔信修持的傳統。所以,從事一種沒有虔信的修持就像是一個人沒有頭一般。無論我們怎麼努力地修持道上的分支,倘若我們缺乏能使我們視上師為真實佛陀的虔誠敬信,那麼我們將不可能有任何的覺受與證悟。

 

偉大的噶當派大師迦瑟努秋圖美唯一的主修法門即是禪修他的上師阿底峽為真實佛陀,並終其一生以身、口、意三門恭敬承事上師。在噶當派極負盛名的"修心七要義"中,開宗明義即是修持上師瑜珈。在寧瑪派無論是教傳或是巖傳的所有教授中亦復如是,未有任何法門不以上師瑜珈為修持的起點。

 

不像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有諸多的限制,上師瑜珈可以在任何時、處無礙地修持。當我們在修持生、圓次第時,我們在身體的姿勢及語、意等方面必須遵照許多要點的指示來做。例如,當我們在閉關中修持生起次第時,除了我們必須將一天的時間分為四座,我們也須準備一個壇城,水、花、香等外供及多瑪、甘露等內供。但是上師瑜珈不僅可在任何時、處修持,且會帶來所有生起次第的成就。

 

在圓滿次第的拙火及其他各種瑜珈修持,諸如寶瓶氣的修持,很可能會有障礙及走岔路的危險,尤其是心氣驟然地加劇及隨之而來的心神紊亂的危險等。上師瑜珈的修持,相反地,不僅不會有以上的危險,且各種的 ""會自然地融入中脈。

                            頂果欽哲法王

       

    無論是行、住、坐、臥四威儀中,我們必須恆常憶念上師,並向上師祈請云:「上師呀!您一切知曉!請您慈視我!」倘若我們能恆常保持這種渴求與虔信,那麼我們的心續將成熟到可接受上師的加持。如同前賢所言:「當心續成熟時,上師並不在心外!」當我們依止上師聽聞開示後,若能恆常清楚地憶念何者該取、何者該捨,並恆常觀照守護根門時,我們可說已具足成熟的心續。以觀照自省的盔甲來莊嚴身心,我們必須自誓:即便是在夢中,我連一丁點惡業也不造作!同時,即便是纖毫之善我也要去積聚!因為滴水之積亦能漸盈大器,倘若我們能如此專注奮進地修持,我們必能在菩提道上進步神速。倘若我們的心續沒有達到如此的成熟與專注,那麼我們很容為一已的惡業習氣所左右而忘失正念。

 

同時,我們也要發展一種正知的觀照能力,依此我們以覺察到晝夜六時的起心動念。用這種方法,當我們察覺到我們的行為有偏頗時,我們應這麼思惟:「看看我呀!我已經從我的上師處接受到如此多的教法,卻仍宿習難改!我有什麼臉見上師呢!所有的空行勇父都會為我感到十分地沮喪呀!」之後,我們應立即作明確而誠懇的懺悔,並生起一種不可動搖的決心,決定爾後唯依正念行事。如果我們已能在白天累積許多善業,我們應記住要以大乘殊勝三要來增廣之。也就是,前行--為了利益一切有情所發的菩提心;正行--空性及專注,及結行--將一切功德迴向一切如母有情,願他們早證佛果。

 

從以上要點的討論我們不難發現,正念正知即是我們內在的上師,它才是真正的根本上師--不是像我這樣穿著華麗,睡在法座上的才稱為上師。倘若我們能恆常保持著正念正知,那麼我們將能毫無困難地斷惡修善。

 

上師瑜珈是八萬四千法門的精華,再也沒有任何法門比上師瑜珈更加深奧與浩瀚的了。幸運的弟子們!請你們衷心地珍惜此法門!即便是你們已達八十歲的高齡,都應像巴楚仁般每個早上都勤修持上師瑜珈以生起虔信。學養浩瀚如蔣揚欽哲旺波,他不僅博通經論且證悟高深,然而他最主要的修持法門即是龍欽寧體上師瑜珈。他恆常向蓮花生大士祈請。念及上師瑜珈是如此地容易行持與體悟,卻同時是如此特別殊勝與深奧的法門,他恆常將此法傳與弟子們。

 

在大圓滿中有非常高深的修持法門,諸如且卻(力斷 )與脫嘎 (頓超 )。但是,如要我們現在就去修持這般高的法門,就好像要一個小嬰兒去吃很堅硬的食物般,他不僅無法吸收,而且會因此受害。所以,如要我們現在就去修如此高深的法門,那我們將只會糟蹋神聖的教法而已。藉由真誠實修上師瑜珈所帶來的加持力,相反地,會使大圓滿的證悟如旭日東昇般地從我們內心中自然生起,我們也會證悟且卻(立斷)與脫噶(頓超)修持的內涵我們不可因上師瑜珈很簡短就認為好像上師只是在傳給我們 「小法」而已。它一點也不是!因它正是一切法門的精髓!如同吉米林巴袓師在根本頌文中提到「此上師瑜珈打開此廣大如虛空、珍貴似寶藏的心髓巖藏之門」這句話是從吉米林巴袓師深廣的證悟心續中自然流出。如果我們對吉米林巴袓師有信心,我們也應對此上師瑜珈有信心。倘若我們缺乏這種虔信,其他高深的教法如依喜喇嘛等,對我們將鮮有實益。如果我們一心專注地修持上師瑜珈而不將之視為「小法」,那麼最高的證悟將不求而自至。

 

上師瑜珈被歸類成「外的修持」,但這沒有任何貶損的含意。例如,口與意需依賴人身的「外在盛器」,否則很難在菩提道上有任何的進展。相似地,上師瑜珈含蓋整個菩提道。當今時下的修持者往往期望能修持深奧的「大法」,他們應當記住最偉大的上師們都是終其一生以上師瑜珈為主修法門。

 

   如前所述,如果我們修持生起次第,我們必須觀想清楚、了解象徵的含意及保持金剛般的信心,確信我們就是本尊。此外,我們必須達到不同的唸誦階段,諸如「趨向」「成就」與「大成就」。我們必須經年累月不斷地修持,以累積成千上萬的唸誦才有機會獲得成果。在這之後,我們還要修持息、增、懷、誅四法。只要在其中的過程有不如法的情形,那麼共與不共的成就徵兆就不會出現。

 

   圓滿次第亦然,我們必須經年累月不斷精進修持,且稍一不如法便有發生危險的可能。但是在上師瑜珈中,我們只要有虔信環扣,上師的慈悲與智慧之勾便能輕易地將我們帶到究竟圓滿的果位。上師瑜珈的教授是蓮花生大士本身親自給予的。如同在龍欽寧體傳承中的授記:在中脈的宮殿中,咕嚕貝瑪措仁梭會給予此教法,並以象徵的方式給予加持。中脈的宮殿是心的明性,而貝瑪措仁梭意為「顱鬘蓮花力」。蓮花是蓮花生大士的名字:他所穿戴的顱鬘,意味著染污念頭的消逝與全知的勝利。從此段頌文可看出,吉米林巴袓師的內在證悟等同蓮花生大士

 

   如前所知,在有關龍欽寧體的授記中清楚地提到,凡與此教法及修持有緣的眾生--特別是此上師瑜珈立津督巴師修持法--都會往生銅色山淨士。我們必須要有堅定的信心並專一修持。如果我們依此如法修持一年而沒有明顯的證悟我們切勿此灰心喪志或心存懷疑。如同結尊密勒日巴所言:「勿存即刻開悟之念,惟應終生精進修持。」

 

   如果我們如此立定志願直至我的軀體被送進火葬場前,我要持續不斷地精進修持」,那麼所有菩提道上的經驗與證悟都將會任運地生起。相反地,如果我們修持很短的時間後就顯得不耐煩,那麼就不可能會有任何的覺受發生。如同前賢有言:「法無主人,惟堅毅者得之。法寶是十方常住的,只要是有心修持佛法的人,法寶悉皆現前,可供修證。(吉祥圓滿 )

(文自:白玉法訊第6)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