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寧瑪巴白玉祥丘達吉林佛學會∼白玉佛學會高雄中心   http://www.palyul-center.org.tw
主題:【 佛法簡介(一)---敦珠法王對西方弟子之教戒與訓誨 】

         佛法簡介()

               敦珠法王對西方弟子之教戒與訓誨

         

 

  吾等來自五湖四海,於無上法是真誠主動地投入,於法具淨信與得以進入廣大教授之門何其幸運!吾等所言之聖法殊勝難求,殆亦不可思議。吾等此生之所以能生起投入此法之願,能得此暇滿環境修行,莫不種因於吾人前生所作之廣大善業也。

 

三乘

 

  然而此無上教授又從何來?是此賢劫千二佛中之第四佛所說,吾等所在之世佛法仍存。再者,雖然諸佛莫不以三乘演教,唯獨釋迦牟尼佛揭示當人壽百歲時會演說密續金剛乘。

 

  根據小乘(原始乘)聲聞和緣覺所說,本師釋迦牟尼乃一敏銳超卓導師,首先以三大無量數劫積集善業,再以三劫淨除罪障、久遠以還完成佛道。故此佛陀實由一凡夫,由積集善業淨除污染以致覺悟成道。然而大乘密續之說則以佛陀遠於無量劫前已成就法身亦即已經證悟。佛陀悲憫眾生故,以色身下降此世間示現為釋迦牟尼佛者,乃出於對此間眾生之悲憫,從上方而來,要利樂此輪迴六道眾生,故佛陀示現之成道十二事乃利益此間有情,此乃彼自都史佗天下凡,生於世上以至悟道成佛之因緣。

 

  成道之後,佛陀相機施教,轉大法輪。為根器稍遜者說聲聞、緣覺乘,側重於避免無義利之語言行業。復對發心廣大者說大乘,側重於意之訓練,培植菩提心。於此,對身語之戒律和誓句教授乃為輔助。最後,為心意趣最上乘者立下果乘密續教授,此實遠超於因乘之教授。

 

皈依發心

 

  在開始之時,何者帶引吾等進入佛法?何等福田可以讓法種子植入吾人意中?如何入門?這就是皈依。這是佛教徒和非佛教徒,內道和外道的分別。皈依也者,意指能認識佛、法、僧三寶為永恆不變之保護,從而生起誠信,因此而得到之效果是開啟了入法之門,此乃最初之情況。

 

  在皈依三寶之後,吾人對法之基本看法應該如何?當知,在整個空間中充滿著生命,此等眾生無一在過往生不曾是吾人之父親或母親,吾人要認知眾生皆曾為我父母,對彼等從前所給予之慈愛,心懷感激;吾人亦應明白此等曾為我父母之眾生,尚沈淪於輪迴生死苦海中。故此要發菩提心,為彼等而立下修行無上教法之決心,菩提心便是吾人修行之基礎和預備工夫。

 

  對持聲聞、緣覺見者而言,眾生皆為我父母與彼等而修法之說是難以理解的。此等修行人但求自己脫離輪迴苦海,基於此一自我解脫理念,彼等依從於道德化教條來免去邪惡之言行,窮畢生精力於淨化和禪修,由此得證緣覺佛,需要最少十六世以至無量劫而得果。

 

  對那些持大乘見地之眾生而言,實恥於只為一己之解脫而不顧那些過往生曾為我父母、沈淪於生死流轉之大海之眾生。對大乘行者而言,此乃難以想像且惡劣之事,彼等定要修行佛法從而得到力量引領這些如母眾生出離苦海。彼等決定不計後果留在這輪迴中,直至達成此使命為止。如此廣大無量之胸懷,吾人亦應如是。

 

  不管修何法門,皈依三寶如發菩提心始終是必須要具備之兩大條件。故此無論吾人在做甚麼,簡單如一個大禮拜、一句咒、修生起圓滿次第,無一修習、無一儀軌在開始時可以沒有皈依和發菩提心之祈禱。在結尾時亦當以此志趣作迴向和祈禱。

 

  聖教,正如吾人所說,是極之深遠廣大的,教法亦無量。有說,為了適應個別不同眾生之根器,佛陀立下八萬四千法門。當吾等修習時,要把所有教法集中為一個重點。那麼,應該如何濃縮呢?事實上,雖然佛陀立下無量教法 ,最重要之訊息,可歸納入下列四句頌中: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佛陀實叫吾人不應行惡而應該行善。何謂惡行?當一個身、語、意之作為能損害他人時便是惡行。正如佛說,吾不應作任何傷害他人之事。善行者,任何能為他人帶來好處,正面、美好之行為是也。

  何者為此等善惡之根源?一切善以心為主人,以身、語為僕而行善。惡行亦出於心,依身、語而行惡。故知,此等善惡之根源皆是自心也。然而此心,於某程度上而言不自知者,仿如瘋人行事,不論何時何地,意到而作,亦如是積累業力。

 

  此心乃所有染污之根源。憤怒從此心生,又由此憤怒衍生各種傷害打鬥等。同樣,妒嫉亦從心生,諸般惡意如忌妒、慾望、愚蠢、傲慢等等亦從自心生。故此佛陀開示當自調心!當見心乃眾苦之源,吾人必須警惕、制心,努力減少垢染,吾等要完全專注於此,當惡意生起時加以調伏。

 

  同為此心,當意轉為正時,能認知上師三寶殊勝者亦是它,並藉此經驗生信和作皈依,由於修習正法,此心亦能為自身及他人之解脫積聚因緣。由此可知,善惡之根源便是此心,必須對治此心加以改良轉化,對自心之考察便是修行主要部份,對治心意是佛法各乘主共道。尤其密續教授,能進入金剛入密續深教授之門亦是此心。吾等無此善緣未能於佛在世得以遇見佛陀,皆因吾人之污染不純;但吾人有幸能得遇佛法,實際而言,比面見佛陀更好。此等教法源出於吾人精神導師,對吾人披露何者應作,何者不應作。

 

敦珠法王

 

密咒金剛乘

 

  能被上師,吾人之精神善友所攝受乃吾人無比之幸運,能掌握此點十分重要。上師開啟吾人眼目,使能見知何事應為,何事切要禁戒,指出何等污染必須捨棄。由此彼完成其佛事,若果吾人能老實依教誨修行何者應作何者應戒便能達到目的,名之為解脫。

 

  如今談到佛法修行,能明白如何正確地修十分重要,吾人要修得好便要把百法歸一,若能如是,修行便變得容易如非常有效。再者,在金剛乘密續還未在這世界上消失時,得以進入並住於此法中是非常幸運的。

 

  或問,密乘教法為何要保密?這非關其深奧而實要避開那些心性有限、狹隘者。密乘教法殊不尋常,何其容易、快捷、技巧豐富、極為細緻。由於它蘊含了許多方便,故此無有困難,對機於利根者。彼等天生趣合密咒者容易成就佛陀果位,此一非常之「密咒道」結合容易與快速之信念。

  

  若要察看密咒道與其他各乘教法在見地與修行上之不同,今舉例如下:設想田中生長一有毒植物,一位勇氣怯小、心念狹窄、缺乏彈性者會想到由於植物有毒,食之必然死亡,故應從根砍斷,丟於遠處。又由於害怕新芽會從根生長,便連根掘起,此乃懦弱無勇者之行為。

 

  毒性比擬無明。若想土中不應留有少份毒根,要拋去遠處,此人必經許多功夫將毒抽出,喻為按照聲聞緣覺乘見地修行所得之解脫果。

 

  然如若有一聰明勇敢之士到來查問眾人到底何事。彼等告之:如讓毒植物生長便會危害人民,故此不光要砍伐之、更要連根掘起,不許遺留一點在泥土中。然此人雖同意此植物必須丟棄,然而無需如上之辛勞。此類於用菩提心來淨障,要去除污染不必如原始乘行人般經歷許多困難:何者可為、不可為,規條眾多。誠如是,行者仍然要用解藥(菩提心)來去除污染,例如作慈心觀以對治忿怒,行者必須修持之想法是解藥是有異於污染者。

 

  又若一位醫師來到,見眾人處理毒草,查問因由,見其有毒而丟棄之。則此人會說:「吾乃醫者,若用此毒草製藥,大有利益,吾已尋找多時,請容許吾保存之。」密咒乘行人猶如此醫師,能從毒物中嘗試調出強力藥物。此等行人無作出避去污染、找尋解藥之煩瑣。此即為密咒乘。

 

  最後想像孔雀見此毒草,不假思索,食之如甘味,羽毛更見光彩。何解?孔雀如密咒乘修大圓滿行人,知毒物無庸逃避。密乘大圓滿行人知污染非實,無須丟棄,一如孔雀食毒後毛色更加美麗。密乘行人不排斥污染,反能帶以知成就五身五智。此為大小乘之別。

 

  只有孔雀能以毒草作營養。同理,密乘大圓滿不存在於其他教法中。此外,各人以其根器各有所屬,大乘或小乘。各人應按其根器而修,否則甚危險也。欲修大圓滿必先對其見具堅定信。今吾略述密乘大圓滿之見

 

大圓滿

 

  吾等全心投入之男女瑜伽士應當修習由蓮華生大師所教授之大圓滿教法。蓮師云「吾持大圓滿之見地,但行為不會於此見中迷失。」於意云何?何謂行為不會於見中迷失?一般所謂「見」是知所有輪涅現象皆是空性。此際吾人未能直接體驗空性,而直至實證空性之前,仍有利害、真實不真實,以及所謂業力因果之經驗,於吾人而皆為存在者。於此際吾人若四處宣說「所有事物皆空性,無一真實,無所謂邪惡,」而事事任意而行,此即為「行為於見中迷失」。若然,如蓮師所言,入於魔鬼之邪見堙C

 

  此見地乃為大空性。如果吾等對現象之勝義有一正確認識,而且又能於禪定中保任此相約之境界,相對概念自然分解。於其時便無所謂利害,無一事為喜樂與苦惱。這時,亦只有在這時,方能真正掌握此見。蓮師云:「吾見比天高,但吾行比麵粉更細。」或對空性之勝義見有所了解,但在修行而言,持續保任此勝義境界十分重要,直至吾人之相對觀念完全消解。

 

  與此同時蓮師亦云「不應讓見地於行為中迷失。」何解會「見於行為中迷失」?光知言色即是空,是不會將世間事物空了的。吾等之身體思維,與及所有刺激意念之事物,是如實存在,豈會不見!若因而於見失信心,但專注於物質和語言上之行為,不重視此見,則不能清楚認識此見。教法所云,在見與行上應無所偏頗,應對見堅信,有如大鵬翱翔於天空。與此同時,亦要聽從因果業力之定律,其微細處有如把麵粉過篩一般。

 

  佛教徒當依從佛陀教誨。必須要對無上法要由衷信服。不管吾等何人,要有善心、真誠、無欺。無論何時何物,對無上密法之信念不可退轉。意念必須鞏固持久,建基於三要素:堅信、全情投入、恆心。再者,任何一法均包含佛陀所有教授,吾人對佛法所有傳統必須有純淨認知與讚嘆,不管是何派別之佛法亦要尊重。且要培養內心對師兄姊們不斷之愛護。(待續)

 

(文章選自敦珠法王「吾心忠告」一書)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