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寧瑪巴白玉祥丘達吉林佛學會∼白玉佛學會高雄中心   http://www.palyul-center.org.tw
主題:【 全知米滂仁波切略傳 (一) 】

  全知米滂仁波切略傳 ()

  

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 著

  索達吉堪布 譯

 

 

  殊勝佛子佛法大教主,覺空界中早獲智慧藏

  如母待兒慈護諸有情,文殊金剛化身前頂禮

 

編按:

米滂仁波切(又譯為麥彭仁波切)(1846-1912)為近代寧瑪巴解行俱圓之大修行者,「米滂」即為「尊勝不敗」之意,故米滂仁波切又稱為不敗尊者。尊者從小就對佛法極具信心,尤其具足出離心、大悲心及智慧等大乘種姓之力,此等皆是與生俱來。早在一千多年前,蓮花生大士曾授記他將成為「弘揚大圓滿的太陽」。在雪域藏地諸教派,共稱全知米滂仁波切是文殊菩薩化身。

尊者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修行者,他是佐欽寺的堪布,他的證量與高度的智慧著作影響了整個藏傳佛教。尊者著作在寧瑪巴不只是佐欽寺,連其他各派都奉為圭臬,可說是藏傳佛教的一顆明珠。

尊者曾在孩提時七歲的時候,於遊戲時唱出了金剛句,由尊者的一位上師將其記錄成「定解寶燈論」,論中提出了七個問題,內容總括了小乘、大乘與新舊密乘法門,並以竅訣方式歸納而說,按見修行果的次第而演述,實是修行者之眼目。尊者並著作無數論典,對後世之佛教行者有莫大的恩惠。

我們每日唸誦的「八聖吉祥祈禱文」、「大自在祈請文」即是尊者所造。任何對尊者具足信心之行者,若能向尊者祈請,必能獲得尊者之加持。》

  三世諸佛智慧總集之文殊師利菩薩,其智慧種子「諦」字,在釋迦牟尼佛所化刹土利益無邊眾生,使眾生獲得殊勝菩提安樂,全知米滂仁波切則是文殊師利菩薩以善知識形象應世之化身,他的美名早已如白色飛幡一般高高飄揚在三界虛空。我們依靠誠心向他祈禱的日光,定能使尊者浩大無邊、如雪山般之加持日漸融化,並流出共、不共兩種悉地清泉,滋潤我等身、口、意之大地。

  欲得解脫必須向大成就者祈禱,而如理如法之祈禱則可包括五方面之內容:

甲、明確祈禱對境;乙、何人祈禱;丙、以何作祈禱;丁、祈禱方法;戊、祈禱所具功德。

 

甲、明確祈禱對境:

  如果我們要向全知米滂仁波切祈禱,首先就應了知尊者行持。 

第一如白蓮般不落過失之三故事

(一)、依止無偏大德、圓滿聞思顯密佛法

  全知米滂仁波切曾依止過諸多大德,如具備各派傳承的蔣陽欽哲旺波仁波切、得佛授記的貢智永登嘉措、藏地八大教派教主華智仁波切、精通五明的班智達班瑪多傑、通達顯密教法的拉仁巴格西等許多寧瑪、格魯等教派大德高僧。在依止過程中,他畬仵扑q,且通過三供養令上師皆得歡喜。正因其多方依止、謙遜受教,藏地浩無邊際之所有顯密法要傳承,才如琲e水一般全部彙入尊者智慧大海中。

 

  在他所行三供養中,首先是以財供養令上師歡喜。他將自己所有財產全部用來上供下施,一生當中,除經書法寶之外,他曾將所擁有之全部財物七次供養給根本上師蔣陽欽哲旺波,自身僅留一件貼身衣物,餘者悹堨~外、大大小小統統供養。別人供養與他的活人信財、或超度亡人之亡財,他悉數當作供品以行薈供,或做成油燈、印有觀音心咒等咒語之旗幟及雕刻「嗡瑪尼貝美吽」之石堆等,又或者供養說法上師及僧眾。

 

  除了財供養,他尚以承侍供養令上師生喜。他對具有傳法恩澤的上師恭敬愛戴,就如承擔一切重量的柱子一樣,他於上師前亦忘我承侍。無論哪位上師派遣他做任何事情,乃至如掃地之類的瑣屑小事,他都會像普通僕役那般,無有絲毫傲慢地認真承當。承侍當中,他與人相處之和諧只能以鹽融化於水來喻之。對上師、金剛道友,他就像愛護自己眼目、心臟一樣的對待,從未曾說過片言隻語的髒字、粗話。

 

  除此而外,對上師三大信心之甘露水經常都旋繞在尊者的智慧漩渦中。無論他走到那堙A都會以恭敬心謙恭對待一切與上師有關之物:每當看到上師居室,他的雙手立刻就會如蓮花花苞般合掌禮敬,並五體投地頂禮朝拜,口中還要稱歎、念誦似右旋海螺所出妙音那樣的偈頌,心中無有一絲一毫的傲慢、輕視之意;一望見上師住地,他馬上下馬步行、趨於其前頂禮膜拜。他對上師之恭敬順從,與常啼菩薩依止法身菩薩、那諾巴尊者依止帝洛巴尊者、密勒日巴尊者依止瑪爾巴譯師一樣,在畢恭畢敬方面無有絲毫二致。

 

  尊者同樣又以法供養令上師歡喜。對所依止上師傳授之教言,他全部精通,並將上師身、口、意智慧密藏中的所有功德、學問全都融會於心。就如一瓶水滴水無漏地倒入另一瓶一樣,上師所具功德,他無所不得。依止過的諸位大德所具有的超人智慧、清淨戒律、神變成就、利眾事業等種種感人品行,依憑它們的持有者與尊者之間的親密關係,定會在有緣眾生前依因緣而顯現。

 

  上師們對全知米滂仁波切的共、不共教言也非常感興趣並重視,他們就如乾渴之人欲求飲水一樣積極聽聞並受持尊者教言,並向他撒去讚歎的鮮花,好似諸天天人與眾人供養大如意樹一般。

 

(二)、遠離故鄉、平息世間八法

  尊者曾遠離故鄉奔赴衛藏、安多等地朝拜當地神山、寺廟及大德僧眾。一路之上,他多以乞討方式艱苦前行:身著破衣爛衫、口嘗粗茶淡飯,而每到一地,以苦行僧身份顯現之尊者都不忘發願祈禱。不論是蓮花生大師加持過的聖地,還是寂靜勝地,他都要在那媞賱i修持以圓滿資糧、成熟眾生,並為未來住持刹土做好準備。

 

  有次在遠行途中,忽然傳來家中親友遭新龍地方官員侵襲的消息,但他就像嘎當派的諸大德那樣,根本沒有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反而修起了自他相換法,更沒有為此而返家。

 

  他的父親恭布達吉有著外人羡慕不已的豐饒財富,他卻如唾液一樣輕易將其捨棄。他即如是平息世間八法,只在適宜修行之地勤勉修持。在他眼目中,錢財與牛糞價值等同,無有任何孰輕孰重之分。他還經常將自己的生活用具佈施給乞丐,鳥等飛禽與螞蟻等可憐眾生也都能常常受其垂憐佈施。

 

  他從不顧及、貪執有漏安樂,對一切以嫉妒心、損害心譭謗、欺侮自己的人,更是以微笑神態對其慈眉善目、慈心對待。每當這些人尋釁前來時,他總以母親待兒之態度慈心相向,兼以佛法及世間法權巧方便利益他們。在這一點上,尊者與歷史上著名的智美更登國王、安忍仙人等人所表現出的行持無有區別。

 

(三)、精進修持、事業圓滿

  尊者從二十一歲開始,便日日於黎明時分勤修風脈、明點、圓滿次第;上下午時間則安住於觀修無上大圓滿之光明境界;中午就用來造作解開疑難問題之注疏等顯密論著;黃昏降臨後,又開始以毫不散亂之心精進修持閉氣四釘(即封閉一切生死涅槃之法於無二智之四種釘:三魔地本尊釘、心咒真言釘、意不變異釘和集散事業釘。);晚上則開始修持「所知入瓶教言」以求解脫自相續。在密乘增勝寺時,他用一年時間閉關專修長壽密集法,用普通食物做的食子、神饈等供品,冬季不凍僵,夏季不腐爛,一年當中無需更換。當尊者獲得悉地(成就)之時,五彩彩虹旋繞於佛堂及整個閉關房內外;花雨時常落下,大地遍滿此種鮮花;而食子、神饈則閃爍發光,且於光中降下甘露……此等瑞相可謂紛然呈現、難以盡述。意慶繞降大師等有緣眾全都現量目睹,很多人自此之後都對尊者生起真切信仰。

  於日登閻羅山洞中修《八大法行》時,他的心一直專注於心間旋繞的種子字,風、心全部融入本基,竟於十日之中身不動搖、目不暫捨、不享用一般食物,全身心投注於等持之中,臉色也呈一派潤澤、福態之相。有信心者在看到如此殊勝之修證境界後,紛紛對之生起不退轉信心。

 

  在頂果靜處修《時輪金剛生圓次第》時,尊者完全了達時輪續中有關日月星宿的不共意義,徹底掌握了宇宙天體的運行規律。他不僅以智慧心性將其駕馭,更在外相上顯示出身放光芒、天出彩虹等種種瑞相。他還曾在紮嘉神山下之圓寶寺中,以三年為期勤修秘密大圓滿,結果使有漏身體變成光身,身軀從此之後不留影痕,並獲得不退轉安忍境界,示現了諸如:體無蝨子、頭髮指甲皆停止生長、自在無礙地穿越閉關房等稀有成就相,堪布索曲等一百餘人都親眼目睹過此等情景。

 

  在拉吾寺時,尊者聽從多傑上師吩咐,於月蝕時分修《白文殊法》。在修《瑪西豆》儀軌時,以不共修法竟至口中生出綠葉,舌上遍滿五顏六色之繽紛花朵。鮮花愈長愈茂盛,以致最終將尊者白堻z紅之面孔完全遮蓋。多傑上師非常高興,趁此良機便勸請他作了許多利益眾生之論典。上師又將他請上獅子寶座行盛大儀式,將自己眷屬全部交與他,就像白頂天子來至人間後,將兜率天眷屬都交給彌勤菩薩一樣。

 

  尊者也在嘎莫達倉住了十二年,這期間一直修持《壽無量手印威嚴法》。將儀軌全部修完後,終獲真實無偽之共不共悉地,並依降伏法顯現威猛身相,制伏了藏地諸多邪魔。依靠種種威猛相及密宗特殊物品,所有鬼神妖孽全都恐懼萬分,就連天空星星亦顫抖不已。鬼神外道因懼怕尊者而紛紛逃離之景觀,雪域藏地多有人眾親眼見證過此等共不共景象。

 

第二如曇花般難以顯世之三故事

(一)、本尊攝受、獲五神通悉地

  當他住於宗薩寺時,拉薩三大寺(沙拉寺哲蚌寺甘丹寺)如群星般之僧眾中,如圓月一樣的大智者羅桑彭措格西曾約下時間欲於第二日與尊者辯論。當日黃昏,尊者親見文殊菩薩所拿寶劍、經函全部化為五光明點融入自己心間。自此,整個藏地如大海般浩瀚廣博之經論的全部詞句、意義,尊者均通達無礙,他將之一滴不漏地完全彙入到自己的智慧海洋中。在對根本上師蔣陽欽哲旺波仁波切行法供養時,他曾提及此事,並以之為供養。

 

  當尊者住於紮嘉平原時,某日中午曾依清淨幻身親往文殊菩薩刹土,並於文殊菩薩無數清淨眷屬中獲得大圓滿續之《字雲輪修法》,能將內顯之文字輪外現於六趣眾生前以利益彼等,此修法以文字記述下來後至今仍可見於尊者全集中。在他造《釋量論大疏》時,薩迦班智達某晚曾於尊者之光明夢境中顯現,並告訴他說因明無有任何費解之處,只不過把握「破」、「立」二字而已。班智達還將手中經函交與他,結果它們在尊者手堣ぎ{為一柄寶劍,他則覺得整個學問似已變為一本書橫在自己面前,於是便揮劍向書砍去,一下就將其切為兩半。從此以後,因明方面的一切秘訣在尊者心中全都豁然貫通。

 

  還有一次於光明夢境中,他見到三閻羅本尊現身並向自己宣說了清淨壇城。第二天,他就將此修法儀軌寫下,至今仍收於全集中。後來他又修字法,並最終經由字法加持,令自己完全通達智慧波羅蜜多之本義。他隨即寫下此修法儀軌,全集中有收錄。類似的在真實境況下或夢中見到三根本之事蹟實乃無法勝數,這堮繁未錄。

 

  尊者不僅親得本尊攝受,亦將五神通輕鬆駕馭。當尊者由百般福德所形成之法身正住世轉法輪時,伏藏大師列繞朗巴有次曾專程前往拜見。伏藏大師的一位弟子恰在此時將一隻根瘤碗(俗稱葡萄根木碗)不慎丟失,而他以天眼瞬間就見到丟碗之處,於是便將詳情告知大師及其弟子。那人後來依其所說線路一路摸索而去,行進半天途程之後,終在一樹下找到所丟根瘤碗。

 

  住於紮嘉寺時,有次碰到從千里之外趕來的瓦特宮確等人。這些人在家中及路上所說話語,他以天耳一字不落地全部聽聞。等一行人抵達紮嘉寺後,他就以玩笑方式重複他們所說話語。

  對自己周圍人的所思所想,尊者憑他心通即可完全了知、掌握,待因緣成熟時自會一語道破。對於此類的神通示現,堪布根華曾在成千上萬的弟子前宣說過。大活佛囊卡晉美等人也曾在寺中住過三日,尊者將這些圍繞在身邊之人的念頭、想法亦和盤托出過,他們對其所言各個驚訝萬分。

 

  除此之外,他對宿世通也無礙掌握——他能說出於此娑婆世界中,自己以數百化身多生累世利益眾生之行跡。比如在印度,他曾示現為與大成就者薩喇哈在一起的精通十八種工巧學的德班嘎喇等工匠;在藏地也有多種化身:比如蓮花生大師二十五大弟子之一的角若龍幢;為調化眾生還曾示現為苯教上師。他有次親口對弟子說道:我對苯教非常精通,現在我持苯教觀點,精通教理的嘉色仁波切持佛教觀點與我辯上一辯。結果當他智慧日光放射出無數教理光芒時,嘉色仁波切頓時啞口無言。最後為不破壞緣起,他又改持佛教觀點,此次則大獲全勝。

 

  他尚且以宿世通做了有關工巧學的大論典,各種咒語彙集之《事業咒集》也是以此方式而造,包括《工巧實用大論》也不例外。

 

  他示現神通有多種用意,比如修大威德儀軌壇城時,為令沃薩侍者生信,他先依靠骰子念誦咒語,然後則將骰子扔向虛空。此時大地六次震動,山岩自然毀壞,河堤也自動坍毀。狂風起時,日月星光黯淡晦冥,周遭環境迅疾就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然後再將骰子扔在附近象容地方,這次則致居室牆壁轟然坍塌。

 

  住於德格西日桑哈寺時,又曾用草木做成炮彈,通過咒語加持後,把這些如綿羊屎球般的小丸子對準寺旁一座小山,整座小山立刻就被摧毀。這同時也標示著未來時輪金剛軍隊來到人間後,定會摧毀邪魔軍隊之緣起。(現代所謂的高科技武器,尊者其實樣樣精通,只不過為眾生利益,他不願投身於此而已,這一點看過他全集中工巧明部分之人都有同感。至於其對時輪金剛的僂臙x握,現代天文學家、物理學家、數學家就更是望塵莫及。)

 

  他還利用神通開掘出眾多伏藏品。在石渠有一巨石,岩石表面像鏡子一般平整、光滑。他曾從中取出刻有文殊菩薩種子咒的模具,製成此模具所用之原料乃為珍寶,至今仍無人知曉此珍寶質地。格薩爾王朝代時的大臣達瑪仁欽隨身帶有被人稱為說話天箭的箭羽,他後來則親自於山中取出這支天箭伏藏。本來掘出的伏藏品還應有很多,但因他嚴守秘密,故而後人無從聽聞、知曉。

 

(二)、獲自在八辯才、能以一咒語融入一切諸法本性

  尊者在揭開內在智慧門後即擁有了八辯才,他那如大海般廣博無邊之傳家寶似的善說,在後來的有緣者面前遺留下很多。七歲時所造的《定解寶燈論》,將顯密教法的所有密意通過阿喇巴雜納諦之智慧而顯現出來。因當時年歲太小,還無法親筆將之書寫下來,於是就由一位名為仁欽袞波的上師替他記錄、繕寫,而他則邊玩耍邊口述此論內容。《定解寶燈論》寫成後,終於成為了一部遠離六過失、具備三功德的無與倫比之殊勝論典。即使到了今天,此論名聲依然如日中天,成為三界中無上法寶。

 

  在格芒靜處時又修習《丹珠兒》(由已譯成藏文的各種學科和注釋顯密佛教的著作彙編而成的一部叢書,約二百一十八函左右。),結果只用了二十五天就將其內容全部記在心間。鄔金丹增諾吾驚奇不已地問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你怎可能將如此多的法要牢記心中?他則回答說:各個版本在翻譯依據上略有不同,故而我並未將文字一字不差爛熟於心,至於意義則已徹底了然於心。對他所出如是之獅吼聲,鄔金丹增諾吾曾於自己眾多弟子面前廣泛宣講過。而在閱讀《丹珠兒》時,侍者親見他每日還要修四至六座法,因此有人曾懷疑他是否真正能將《丹珠兒》滾瓜爛熟。在他們與其親自辯論、交談過後,眾人盡皆目瞪口呆,因他將教義確已全部精通。

 

  在寂擁寺時,他更是僅用三天時間就將《甘珠兒》(由譯成藏文的佛說三藏四續經典彙編而成的一部叢書,全書有一百零四或一百零八函。)熟記於心、背誦如流。仁確上師深感稀有並對之讚歎不已,尊者則坦言道:我此次背誦可算作復習、重溫,因以前承全知蔣陽欽哲旺波加持之力,我已將全文內容背誦完畢。

 

  當他在紮嘉寺中為僧眾傳授《甘珠兒》時,根本不需看書即可完整背誦。有四人在旁邊輪流校對,每當碰到翻譯不妥之處,他總能一一指出,眾人皆覺稀有難睹,於是他作為智者之美名也就傳揚世界。(《甘珠兒》、《丹珠兒》合計三百多函,尊者以其智慧全部精通無礙。一般人只能對之望洋興嘆,而他則可謂輕而易舉就將其了達於心、真正領會。從他流傳至今的二十多函全集中的每一本堙A我們都可深刻且鮮明地感受到這一點。只可惜藏地太過封閉,加之人們又普遍認為精通經論乃高僧大德天經地義應具之功德,故而眾人並未廣泛傳頌此種殊勝、罕有之行跡。當今之人只知高聲讚美自己眼目中的所謂文學家、歷史學家、哲學家、科學家等此家彼家,若能靜心翻閱一下尊者所留著作,有智之士自不難看出世間偉人之種種才學若與尊者無漏智慧相較,實有天壤之別。)

 

  他自己曾親口說過:我只在華智仁波切前聽聞過七天的《入菩薩行論》講授,除此之外,在別人那奡N只是聽聞過顯密經論的傳承而已,從未有過完整、詳細、全面的聞思機會。如是通達一切顯密諸法,這充分說明無數劫前,在琲e沙數如來前他早已將教法通盤掌握,自然不必再苦行修學。

  當住於竹慶仁波切陽光旋繞之靜室中時,利用寺院跳金剛舞的短暫時間,他一揮而就了一篇詩學上所謂的回文詩(排好若干單字,再按一定方向念去均能成詩句的一種回文詩,屬字聲修辭方法之一。),內容為讚歎內三續之功德。這種內容的回文詩句,其他智者可能得花費多年時日冥思苦想方可作成。

 

  在造《時輪金剛大疏》時,曾利用中午間歇時間連續寫下二百多頁。沃薩侍者等人親眼見之,堪布永登嘉措又將沃薩目睹之情景在眾人面前廣泛宣說過。

 

  當其無論造大論典或小論典時,文殊菩薩像都從心間放射加持之光,再融入尊者心間,打開他智慧寶藏,所以他才能在極短時日內以幻化般的速度將論典順利造出。別人在寫論典時,往往又是苦苦思索,又是再三觀察,還要打草稿、翻查諸多經論以為參考,而他全無此等智慧不成熟之表現,這類行為對他而言就如虛空盛開鮮花一樣,永無存在可能。

 

(三)、成所有教法教主、美名傳遍十方

  蔣陽欽哲旺波仁波切曾這樣說過:現量證悟彌勒之密意,如同文珠通達一切法,超勝十方法稱師無別,願其美名能傳遍世界。他在這堜畟岔椌煽N是全知米滂仁波切,他讚歎並祝願尊者成為一切佛法之教主。而貢智永登嘉措則說:米滂仁波切是密集金剛之化身,密集金剛將身密部修法全部交給了他。

 

  類似這樣的成千上萬的大智者都共同承認:尊者是與文殊菩薩無二無別之化身,很早就肩負起弘揚釋迦牟尼佛教法之重任。他自己於圓寂前亦親自在遺書中寫道:我本為大菩薩,為摧毀五濁興盛之惡世眾生煩惱而特意示現人間,凡與我結緣者都可獲得與文殊菩薩無二無別之成就。他以自己宣說真實諦之獅吼聲令無數眾生心生歡喜。

 

  時至今日,他的美名、聲譽、著作不僅在雪域藏地得到廣泛弘揚,甚至在全世界範圍內都能感受到他無處不在的影響。就好比在整個瞻部洲內,以雲行力駿馬王七日中所行距離為准,尊者聲名即遍傳於此等遼闊區域內。不可思議、無數刹土中之眾生都對他的聲望議論紛紛,而他所弘揚之教法更是被無邊眾生行持,十三位伏藏大師對此都有過讚歎。有位斯里蘭卡法王曾以幻變乘騎環繞全球,在這一過程中,他耳聞目睹尊者大名被世界各地之人廣泛讚譽之盛況。此話是由不丹國王口中傳出,並經堪布土登年紮在有緣弟子面前宣說的。

 

 

第三如天鼓妙音般令人歡喜之三故事  

(一)、君主以頭髮為坐墊表達恭敬

  在雪域藏地,擁有統治一切人之大權力、財富圓滿如天王般者,精通二規、智慧如虛空般廣大之人,貢高我慢、驕傲如山王般者,面對尊者時,全都像被其名聲繩索緊緊捆縛住一樣,在他無與倫比之神變力前各個俯首貼耳。他以四攝將法這些人全部攝受,使此等具備一定名望、地位之人,盡皆頭面禮足於自己座下。而他則讓他們歡喜享用四緣(四分圓滿。法、財、欲、果等世出世間皆稱圓滿的四種條件:法謂佛法盛行;財謂資財具足;欲謂享受色、聲、香、味、觸等五妙欲事;果謂修習佛法能證解脫涅之果。),並使諸人皆獲無上菩提果位。

 

(二)、諸智者皆畫讚歎花紋

  他不僅將諸大君主、智者等人統統攝受,更以其神威摧毀世間各種邪魔軍隊。鄔金蓮花生大師曾授記道:米滂江措尊,堵塞魔軍河,摧毀邪見宗,如日弘密法。其他高僧大德,諸如門傑朗肯多傑欽哲益西多傑蔣陽欽哲旺波貢智永登嘉措更桑得欽多傑傑通督俊多傑頓德列繞朗巴確嘉多欽朗巴甲絨德欽等大成就者皆異口同聲讚歎說:米滂仁波切實為文殊菩薩化身,並為守護、弘揚佛法之大教主,他必能摧毀五濁興盛之惡世黑暗。

 

  有關這方面的授記、教證尚有很多,我以前也曾一一流覽過。後來因歷史、人為條件所限,現在我手中並未掌握有這些資料,故此處就無法將這些授記全部列出。另據大班智達羅桑薩所著《辯答冰片水》等眾多著作所雲,尊者本為妙音天女親自攝受,並常與十六位大阿羅漢探討佛法。他每日都在如海般諸如來前聽聞甚深教法,每當要揭開甚深見、修、行密要時,任何智者都無法在這方面與其比肩而立。

 

  格魯派康瑪格西如此評價過他:米滂仁波切與文殊菩薩無二無別。許多人對此都生起了堅定不移之信解;而格西多桑彭措在拜見他時,根本未睹其人,倒是親見文殊菩薩在自己眼前熠熠生輝。格西立即在他面前一一懺悔自己以前與他辯論時所犯過錯,並及無始以來所造罪孽,且請求生生世世能作他弘法利生之侍者。格西後來還專門造了一篇《妙音天女琵琶聲》,在回到自己所在的哈哈丹巴尊者寺院後,便開始對眾人廣泛讚歎尊者行跡。他的眾多弟子、僧人自此後皆對米滂仁波切生起大信心,並紛紛不憚路途遙遠親往拜見。這當中有一具信且戒律清淨之修行人,他用棉花包裹住手指,然後浸透以芝麻油,最終在尊者面前燃指供養。

 

  如果將大智者們對他的讚歎文彙編起來,一本巨著即可成形。故而這堨u是略述而已,根本未展開縱論。

 

(三)、諸護法神如僕人般恭敬承侍

  尊者在造完《大幻化網總說光明藏論》後曾舉行薈供,當其時,吉祥怙主拉丹護法神供養尊者一金瓶,此瓶由瞻部洲純金打造而成。尊者將金瓶一半奉獻與拉薩覺沃佛像以為貼金之用,另一半則供養祈願大法會期間拉薩三大寺僧眾以行供齋。另外,在他的光明夢境中,密主一髻佛母護法曾親自現身夢境,並答應日後一定幫助他將教法弘揚壯大。第二日晨,他立即據此吉瑞夢兆造了相關護法神儀軌,此篇儀軌至今仍能在其全集中找到。

 

  至於大護法格薩爾王,就如身與身影永不捨離一般時刻守護尊者,此景象已被眾多有緣者親眼目睹過。他還曾要求過嘎得護法神護衛自己所居之地,當時當地人有許多犛牛都被強盜掠走,在對護法神提出守護此地之要求後,嗄得護法親自現身強盜前,將他們所盜犛牛全部搶回。而念青唐拉護法神則親手將一座度母金像供養與尊者,他後來將這尊像送與了自己的兄弟渥羅,此像至今仍留存於世。還有一鬼神曾在他面前承諾要在各處為其撿取藥材,從此之後,有很多人都看見了這幕景觀:一鬼神整日採集藥材,忙得不亦樂乎。

 

  一些世間非人、護法神如是在尊者手下如犬對主人般忠心承侍,他們替他成辦一切事業之事例實乃不可勝數。

 

第四如金剛杵般怨敵難壞之三故事

(一)、依神變制伏一切怨敵

  尊者曾以遊方僧的身份到過德格一帶,當時有強盜已著魔王波旬之魔業,他們竟向尊者射出支支利箭。結果所有利箭到他眼前時全變為造型精美、做工精湛之文殊菩薩聖像,他本人則毫髮無損;著魔者又以石塊、棍棒近身欲施以攻擊,但他們怎能料到米滂二字本來就是不敗之意。而且當尊者自己說道:「不論依靠教證、理證,還是石頭、棍棒,都無法將我打倒,我乃常勝不敗者!」是時,那如雷音聲,再加他所示現之神變,最終令這幫強盜抱頭鼠竄。

 

  當時藏地還出現過一支魔軍,號為犬首熊墊。當他們來到尊者所在地時,整個村落之人皆惶惶不可終日。正在眾人恐懼萬分之時,他安慰大家道:「時輪金剛軍隊來此世界時,有授記言我那時會成為一大臣;若眼下這等草寇都無法對付,到那時又如何降伏邪魔之軍?」言罷即示現金剛怒目形象,雙眼如炬、厲如電閃雷鳴,在極度威嚴之目光中,手持期克印指向一些地方。手印所指之處,傾刻間山岩全部自然坍塌。(當年岩石塌毀之遺跡,如今依然赫然在目。)在如此氣勢威懾下,魔眾焉有不逃命之理。

 

  又德格一君主之公主不幸著魔,病發之時,公主靈魂出竅。他因精通勾召靈魂儀軌,結果又使公主之神智恢復正常。當時有只魂羊自然轉繞他們所在的屋室,在場眾人全部親眼目睹。

  在藏地,因教派分歧,許多人對尊者所擁有之超人智慧心生妒意,地方政府也派軍隊欲向他進攻。但他依大威得修法,只用骰子就將其全部趕回。

 

  (二)、依教理制伏一切來犯者

  觀世音菩薩之化身紮嘎活佛洛桑華丹、密主金剛之化身喇薩格西,此二人為令尊者之事業能廣弘於整個世界,便在顯現上與之作了有關佛法的非常激烈的辯論,(辯論在藏傳佛教的聞思修體系中佔有十分重要之地位,以教理進行如理如法之辯論,能遣除懷疑、顯發智慧、斷除邪見,實為通達佛法真諦之一種極其殊勝之途徑。)在雙方辯論正酣時,尊者有聖教依據之皎潔月輪中不斷降下加持甘露,放射出奪目的理證光芒。正如杲日次第照亮整個四大部洲一般,他所具有之智慧亦使佛法之光漸次顯明,令有緣眾之智慧蓮花自然盛開。

 

  與此同時,他又以其雷霆萬鈞般之大智慧,憑教理徹底摧毀了對密宗持有偏見之瓦芒格西、智恭沃熱華增等人的邪念大山;又有貢唐江碧揚加瓦多阿丹馬秋落多哲丹秋阿瓦更嘎、精通五明之曼吉等智者,雖擁有俱生智慧,且慧焰灼灼,但卻未能如理照見萬法本質。只有當尊者的智慧日光明然照耀時,他們心中之昧暗不明才被無遺遣除,這些人才從未完全通達萬物之微細無明黑暗中走出。

 

  鄔金晉美秋吉旺波華智仁波切)有次曾作證尊者與格魯派大智者加瓦阿拉之辯論,對手之眾侍者當時都說,他們親眼目睹了文殊聖像心間放射彩虹般五顏六色之光,且光芒融入米滂仁波切心間,與他本心無二無別。加瓦阿拉諸弟子共同親睹後均對他生起堅定不移之信心,認為他確實已獲無垢法眼。

 

  另有一次,蔣陽欽哲旺波仁波切、甯瑪巴的多哲丹碧寧瑪、薩迦派的蔣陽洛得旺波、格魯派的革桑秋紮等大成就者共同作證,在尊者與當地非常著名的之格西羅桑彭措辯論時,他以自身不共之智慧大獲全勝,並因此而聲名遠揚。

 

  當他住於德格佐欽之時,與他人辯論之精彩故事不勝枚舉。其中有一則非常有趣之故事,但因未經證實,故這堣ㄓ帖鑄唌C有關他與大智者丹增諾吾等人辯論獲勝之經過,這堮繁未錄。

 

(三)、依種種方便對付一切侵害

  尊者在寫下闡釋《入菩薩行論·智慧品》之講義《澄清寶珠論》後,此論立刻傳遍了雪域東方及衛藏等地之大小寺院。有些愚癡且不明所以之執著宗派分歧之人到處煽風點火,拉薩三大寺之僧眾受其挑撥、蒙蔽,開始對米滂仁波切修起誅法儀軌,他們使用了密宗中六十鐵室等猛厲降伏法,還有顯宗中《心經》之回遮法等顯密誅法,以此試圖危害尊者。

 

  但凡此種種違緣最終皆化為助緣,他的事業、名聲反而愈發增上。彼等於內心對其起生惡念之人,最後都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成為自掘墳墓者。因其此等惡行,有人感致上吊自殺、有人突然暴死、有人發瘋,諸如此類不一而論。

 

  當種種不吉利之事紛然呈現時,內瓊護法神也親臨現場告知眾人此種境況之原因。米滂仁波切當時曾明言:「我觀自己為大威德之身,故任何外在誅法皆無法損害到我。若非如是,如此眾多之僧眾集體念誦誅法儀軌,即便是大山王亦會毀壞無餘。」 (待續)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