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寧瑪巴白玉祥丘達吉林佛學會∼白玉佛學會高雄中心   http://www.palyul-center.org.tw
主題:【 《四法寶鬘》 】

《四法寶鬘》

梵名Dharmacatur-ratnamala
  藏名
Cho-zhi rinpochei trengwa
  龍欽巴尊者 造論

  談錫永 譯註

  
皈敬述意

頂禮十方諸佛諸菩薩
以無上百重信意,獻於如日諸佛前。
諸佛法身自性,如晴空無際,含容萬法。

諸佛色身壇城,有五決定。由佛行光輝,令諸佛子如蓮花開放。


        勝利王之教法,若如意寶樹之清涼樹蔭,令一切受輪迴熱苦者得依怙,使能圓熟解脫。為具信者能依次第入此樹蔭,今且將此碩大寶樹分四支解說。其諦聽之。

                龍欽巴尊者

歸心於法第一

    欲度輪迴無邊大海至彼岸者,先須思維,今生即應精進成就,得安樂解脫。難得易失之人身,為得解脫之筏,具聞法思法修法之資質。一旦獲得人身,若任其空過,則不能脫此輪迴海,不能中止生死流轉之苦,仍於此難堪怖畏大海中浮沉,其迷妄之潮遍三善道,老死如泡沫濺至一切處,生死之流由是無盡。唯得聞法教者,則可斷生死流轉而不離無上大樂,故應以此能得安穩之無上法門,為最勝寶筏,精進度越三界迷誤海。若今不修此趨向解脫之覺道,即難具福再生,經歷無盡具苦生命,世復一世,仍無能脫離流轉。故今既得暇滿人身,即應精進至誠修道,由是得利樂,能圓滿自利利他。

 

色身雖得暇滿,心識卻無保障。蓋萬法均不堅牢,且具變易而無本質,以萬法無常且易壞故。故應深切思維,死即將至。周圍世界亦一體如是,此世界將為七火一淹及風所壞,無髮尖許地能得保存。萬物蕩然,只餘虛空。寄於其上之無常流轉有情,如天人、非天、人、地獄、餓鬼、畜生等,無論為何種有情,一旦時至,都將投入死海,轉識再生。年月日時亦短暫無常,分散消逝,如四季之變換即為其證。時地均無常,故當思維自身亦如是無常。


        既心識無保障,而色身亦無常,故於今日即應深切思維,明日之前,生命或即已消盡。生苦比死苦更可畏。無論生於六道中任何一道,均無悅樂。因生命流轉即以熾燃火為自性故。由是當下即應求取解脫法門。


        地獄眾生為冷熱折磨。餓鬼則受饑渴。畜生互相殘殺,且愚昧無知。人則有三苦八苦。阿修羅為鬥爭及戰爭所苦。天人則受死苦,且有墮落惡趣之苦,其墮落也,享樂旋變為憂痛,此實為至難堪之大苦。天人享樂既盡,尚且或入地獄火海,思維及此,自當修持以離輪迴。人生諸相無非為醒覺前之一夢,諸相變幻且復無常。以終須捨棄故,眷屬與財富等等,又復何用。由是即應於法精進。


        貪欲如毒如兵如火,困擾持續而來,無少間有樂。從此即以積聚、護持、增上所貪者為要務,由是即為鄙吝及貪念所縛。與人鬥爭,妄念愈增,於是心為物轉,形骸與性命都銷。沉溺世法而所為皆背出世法,每為聖者所呵。蓋減少貪欲,功德則自能增長,故欲趨安樂解脫者,自當寡欲知足。故云:無欲即為聖者,寡欲則近乎聖。苦受與妄念隨欲而增,功德則隨寡欲而長,故當繼聖者之步武,時常知足寡欲。


        交遊實亦有無窮過患,過多無義利,身心紛擾,易增忿爭,由是乃生取捨分別,終為結習所染。無論何所作,不能有一瞬令人真正得樂;無論何所為,亦不能令人得益;無論何所聞,皆無任何義利;無論何所親,最終必至離散。是即宜摒侍從,離親友,居於淨所,精進修持清淨法。古代無上聖哲嘗云:唯靜居始得嚐法甘露味,故行者宜隱居山林,俾得安寧。諸勝利王佛陀亦曾稱讚靜居。無人煩擾,始能深心專一。行者能自在修法,無常心自能增上。置世法不顧,便自無俗務紛擾。不為世縛,則信意與出離心皆得倍增,諸行自能倍減。


        
是故不為八風所動,不求取悅他人,亦不求名望,但朝夕於法樂中得自在,如是始不負暇滿人身。如斯利益不可思議,故行者即宜退居密林,一生深心修持。


       
願如上闡述之清涼法雨,能滌淨妄念污染心。願一心修持之功德,充滿蓮池;願同登安樂土。

 

 

修法為道第二

若因具信得入此無上功德法門,且欲進而求解脫道者,即應以修法為道,亦即寓修持於日用,此為調御自心法要。


       
有人已得遇勝利佛陀之教授,且曾聞思修,而依然未得寧靜者,則以有塵俗心故。或追尋邪道外道而離正軌,或具欲望與渴望,或專注今生而困擾,凡此種種過失,皆與正法相背,實因不以修法為道所致,今生來世遂有無窮過患。人若為種種虛幻所愚,臨命終時,將生懊悔,其中有身則生怖畏與焦慮。來生或將墮惡道,更無緣得自輪迴道上解脫。是故應修法為道。


       
如人以藥療病,苟用藥不當,則病患更深,以法為藥者亦如是。修法不當,亦生無窮過患,具信者須深知此點。修法為道者,首須依止上師,承事一具德上師實為要事,以一切功德皆由上師生起故。具德上師者,即具慈悲與善巧,復能寂靜自制,及能容忍。其誓句,其信諾,其行止,皆應善妙圓滿。且曾聞思修多種法要,其感染無可限量,使人自然受陶化。復能不執世法,於八風能清淨如晴空。如是具德上師,能令親近之者皆成善知識,得入解脫道,實為勝利王於末世化身示現,即宜以極尊敬心向彼皈依。


        
皈依具德上師之義利無量無窮,能因之厭離輪迴,減少世俗牽掛,萬緣放下,離虛幻相。由是即能自制,聞思修法,從而獲正信等諸功德。今生既不空過,來世自能得熟果。是故當皈依聖德上師。


       
對上師不應以身語意三門欺蔑。須如病家之待醫士,海客之待航人,渡者之待船夫,旅客之待導者。故須恭敬承事令上師喜悅。應知對上師不敬,或生邪見,來生將墮地獄,視欺蔑多寡以為期。故持恭謹以事上師如持護眼目。如有違犯,即應發露懺悔,且永不再犯。依止無上上師,即能生起聞思修心意。於是一心但求解脫,即能將諸行轉為功德。此即如何以修法為解脫道之口耳傳授。


       
無論何時得聞法要,即應思維誦記,為心意得解脫故,應加奉持。無論何時書寫誦讀記憶修習,亦唯以解脫為念。於修持際,心行皆以猛厲出離為本,厭棄輪迴,除求解脫外,心念更無旁注。此即為無上口耳教授心要。無論行住坐臥、眠食言思,一切所作所為均不離求解脫之意樂,制心瀑流,厭棄輪迴,此即修法為道之大要。


        
尤須知大乘行人應將一己功德回向眾生,為利益有情故,應一心修持,建立悲智菩提心,回向功德,讚嘆隨喜。為此,須切知一切有情,都為自己過去生中父母眷屬摯友,故應令彼悉得利樂。為利他故,應建立覺心,即為利益一切有情而作功德事業,令他生歡喜。且應以廣大菩提心長養悲心,作思維言:願一切有情之苦因,於我身結熟果;願我所作之善因,為一切有情結熟果。願一切有情皆成佛道。所作一切事業既為建立覺心而作,則自應將此功德無分別回向。是故應能清淨三輪,知三輪本體皆空,即能修所修及所依之法,悉皆如幻,有表相而無實體,如幻師所幻化。能如是清淨三輪,則自能回向功德以利他。


        
對勝利佛陀及其法教,對諸佛子菩提薩埵,對能積聚功德之事業,皆無餘具至信,尊敬之心熾盛,蓋能自利利他,或自他兩利,則行者自獲讚譽尊重,以及無比敬仰。隨喜者,即以歡喜心隨修諸佛菩薩及一切有情功德事業,此即為無上法,能將無限功德轉為不可思量之本覺。為利益有情故,應多發清淨願。為此,應修口耳傳承教授,用觀想清淨所修諸法。無有須臾為世法所擾,以一己修持皆為有情作,以身語意三門作功德事業。自淨其意而生起廣大覺心,此即修法入覺道法門。


        由是,願甚深密義之鼓音響動,及廣大甚深之獅子吼聲,能於無明荼毒與昏睡中,將一切有情喚醒。願彼等得見安寧之歡樂。

 

 

 

道上除妄第三

復次,於解脫道上,有共法、不共法,及無上法,清除妄念。
   

首述大乘顯教共道。於道上,應生起以四無量心為基礎之正覺菩提心。由廣大利他之願力及悲心,即能消除阻礙精進之妄念。以空性與大悲雙運菩提心,即能圓滿自利利他。諸法空相本無垢無染,今欲清淨其玷污,必須於資糧道、加行道、見道及修道中,修三十七助道品。更進則須知十六空之正解,及圓滿六度無漏修持。為圓成智慧故,更須知人法皆空。以此法門對治,即能除身心諸行污染。此即為殊勝菩薩道。


       
於世俗諦中,雖謂萬法實有,然萬法顯現實如陽焰、如夢幻,是故於專修覺道時,須離取捨兩邊。為利他故,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為清除貪嗔癡三毒,則須治以對治之淨水。如不淨觀、慈心及緣起。於勝義諦,本來清淨無生,故不墮輪迴涅槃兩邊,得離世俗心之虛妄。如是即為二諦之義理,而緣起法則為因乘大乘之法理。密乘為大乘不共道,分外內兩支,具甚深無上法門,為生起次第及圓滿次第之融合,能依次第清淨妄心。外三部密,主旨唯在淨化,或取或捨,適當交替而修,且用對治法以消除污染。


       
至於內密,因本覺智圓融無分別,是故所捨者,即反成為修道之方便。於壇城中一切自然顯現者,均為佛性展露,亦為行者自心所造。一切顯現都非實有,彼僅為空相,雖若宛然,而實為五蘊積集及妄執所生。若清淨觀之,無非諸佛眷屬。於生起次第,萬法皆現於一壇城。自身成本尊,語為咒音,意則放收本覺。如是作,一切虛幻相即轉為佛土。於圓滿次第,憑脈氣點瑜伽修習,行者進入不思議淨光明界,此中萬法均為真實空性,由是心氣即受駕御而致用。空性境界與本覺相融,此無分別雙運,即是大手印。此即密咒道果金剛乘。
   

無上極密大圓滿,能令行者直入本來具足之境界,萬法以此境界為基,此境界復無變易,一切功德於此自然呈現,如日月星辰之現於晴空。此境不假外求,以法爾故,亦不須整治,蓋乃自然而然之道。清淨光明壇城界亦無須整治,此即法爾法身,遍虛空無所不在。能對此直接悟知,即為諸法實相之無上見。法界本圓滿清淨,以浮雲而生遮蔽,此即為有情妄心之呈現。雖非真實,然遂有三界六道之永恆流轉。

 

每當一法生起,無論其為何事物,於勝義諦中都非實有。如雲翳晴空,雲之去來相,無非動境而已。是故輪迴乃屬常邊之見,其於實相中,唯若雲之零散。然雖非實有,萬法卻依然顯現。由其有邊,須知本體皆空,空性所顯皆非真實。如翳目所視,如夢,如幻,如黃疸病者視白螺之黃。自無始以來,此等幻相從未被確認一如其所呈現。彼既無基石,亦無支柱,無始無終,亦無中邊。故須悟無始以來,萬法自性皆清淨。


       
是故輪迴諸相,有情諸相,以及一切情器,均不應為心識所執,彼等實如幻師所幻。復次,以同理故,心識亦不可執,萬法皆如虛空。以內在心識及外在情器皆非實有故,輪迴亦非實有。由悟本體非實有而知諸相皆幻,行者即得解脫。


       
諸法之取捨、因果,及諸緣,均為假相,以彼等本來清淨。故須於勝義諦中,離因果而悟其真實本體。如是證悟,乃以清淨覺,即勝義菩提心為基石支柱。此即涅槃界,即大法爾,即勝義諦,即本來面目,即本來清淨。其本體不生不滅,自性光明,且甚深寂靜,遠離污染。此即無始以來具足之本覺,即無垢法身,於過去未來現在三時均離變易。此即本體界,即金剛心實相。能了悟者,即證入法性正見。以離常斷二邊故,即能得勝義諦心要。


        
無染之定,即悟入光明心境界,遠離昏沉掉舉虛妄,無雜念,超越世俗心識。此境廣大圓滿清淨有如晴空。無縛無執,亦無分別抉擇,蓋已離言語思維,不落見地。若乎諸行,知諸相顯現都非真實,唯圓滿清淨,所生執著即由是自然消除。所執之外物如夢如幻。於勝義中,能執之識與所執之境均非實有,故不即不離而行。


        
諸相生起,無論其為外境抑內識,其為污染,其為靜止,其為認定,當令隨生隨滅,即一旦認知其實相,彼即消融。其消融也,即融入無始以來即已圓滿之法身境界。是故能不墮輪迴,故亦無須更覓涅槃。諸相生起,均如反映勝義之鏡。諸識生起,一被認知即自行消融。此即法身遊戲,如水與波。蓋諸相諸識實法身中之相續體耳。此即為勝義之旨趣,即無上見,即大圓滿。
   

要言之,無論作何修持,都須我執自然消融,及能清淨法身境界之妄念。能如是善巧修持,即能除道上妄心。駕此教法大寶航,願一切有情無一餘,盡度輪迴海,到達無上殊勝彼岸,自在解脫。願有情能得無盡安寧與大樂。

 

淨妄成覺第四

既能於道上除妄,繼之則為清淨妄心成本覺。此中有二次第,即加行與正行。


       
首述加行。當於道上修持之際,能熟習甚深法義,則行者自能當妄念生起時,於境中令之清淨。能令本覺顯現者,厥為心意之自性光明,即所謂於本覺境界清除妄念。更進則可依其所修,分為共道、不共道、無上道。分別為以對治法門清淨迷誤妄心;或使之轉化,於本覺界中轉為清淨;或不捨妄念,而妄念自能融回本位而成覺。


       
無論行者作何種修持,用何法門清淨,妄念之止滅及還淨,究無二致。若能悟知生起貪嗔癡慢妒五毒之自性,彼即自然平息,且自然還滅,清淨為五根本智。於加行中,五毒妄心清淨成五智。其名為妙觀察智、大圓鏡智、法界體性智、平等性智、成所作智。
   

若勝義,當自廣大佛性中清除污染,則自能得平靜無染之圓滿境界。此境界本體法爾呈現。佛之三身、法身,一味、本覺,皆具無比清淨之空性身耳。此境唯佛能知。


       
佛之三身,即法身、報身、化身。三身皆具本覺,且契合自性法身。此身過去現在未來三世常琚A周徧圓滿,無整無治,亦無有變易。法界身所住者,即如意寶珠,即本覺功德,能作報身及化身示現。此二身又能示現為諸地菩薩及諸有情。然此唯諸佛感應力,及所教化有情之善業,二者並具,然後始能作示現。輪迴未空,諸佛功德即同如意樹如意珠,以滿一切有情之願。此即為於本覺中令妄心得勝義清淨。


        
願駕七騎之大日,即上來所說甚深義,以千光明,即上來所說句義,普照諸弟子國土,於其心意晴空,為一切有情照破無明暗。

 

論主回向

上來所說法,乃自廣大智慧,及具聞思修寶庫中取出,且依顯密經續及口耳傳承心要,為自他故,作此演述。


       
以此功德,願自身及一切有情,即身踏平輪迴大山,得無上寂靜無染解脫。願自他皆能滿願得成佛道。於淨意廣大雪山莊嚴國土,願白業如日普照十方世界,光注教典寶庫,利樂無量具信有情。


        本論名為《四法寶鬘》,為無上乘瑜伽者徧智語自在造於華嚴岩普賢關房,乃於如水晶之滿月光華中,一座次造成。願大樂甘霖十方四時普降,如佛在世,能滿一切願。

(吉祥圓滿)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