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寧瑪巴白玉祥丘達吉林佛學會∼白玉佛學會高雄中心   http://www.palyul-center.org.tw
主題:【 米滂仁波切教言---老密咒士與月亮童子 】

米滂仁波切教言---老密咒士與月亮童子

法王晉美彭措如意寶 講授        索達吉堪布 翻譯

(註:括號內文字是晉美彭措法王之開示)

                            文殊師利菩薩

 

頂禮文殊師利!

(這是另外一個雙關語戲劇形式的教言。這個故事主要是表現一個密咒士的生活體驗,表面上看來好像這個密咒士的貪慾心十分熾盛,但他通過大圓滿已經獲得了對治力,最後他的貪心已融人了大圓滿的覺性之中,本教言的大意如此。總之,這個戲劇表面上的語句通俗易懂,和一般的故事沒有兩樣,但它所表達的深層含義的確深奧難懂。)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廣闊無垠的地方,盛開著各色爭奇鬥艷的鮮花,此地名叫蓮花地蓮花地居住著一個密咒士,他的貪慾就像大火一樣熊熊燃燒,故其名字為貪慾火燃

 

有一次,這位密咒士遇到一位幻化美女,就如大象被一把鐵鉤鉤住了一樣,密咒士心裡生起了非常猛厲的貪慾心,妄想能佔有她。於是他馬上跑到美女面前,在她的足下作恭敬頂禮(對世間人作頂禮是表示強烈祈求的願望),乞求她跟自己一起生活。但這位密咒士又老又醜,美女不但不願意理睬他,而且一腳踢到他的頭上,惡狠狠地說:「給我滾出去」然後,美女跑到旁邊一位名叫青春快樂的年青人面前,與他接吻、擁抱,共享美好的生活。

 

這位老密咒士的貪慾得不到滿足,還白白地遭受了一番侮辱。當他看到美女與年青人共享美好人生後,心中的貪慾心比以前更為強烈了。於是他在白天茶飯不思,夜不成眠,輾轉反側,嘴裡經常發出歎息聲,心裡異常苦悶。

 

旁人以為老密咒士生病了,就為他找了許多的名醫,給他作了各種不同的診斷。對於他的病,有的醫生認為是由風引起,有的認為是以火引起,有的說是由魔引起的,並給他作了相應的治療,但最後這些方法不但沒有見效,而且老密咒士的病情也越來越嚴重了。

 (這堛熒N思可能是指很多的修法到時不一定有效用,確實如此,無論現在我們怎麼運用某些修法來對治煩惱,但實際上煩惱卻越來越沒有辦法對治。很多修學顯宗的人對治煩惱時,好像並沒有找到煩惱的根本,就像這些醫生找不到病因一樣。尤其是下面最終能解決這位老人的病的妙藥應該是無上大圓滿。無上大圓滿是由蓮花生大師所傳下來,然後他們的觀點由無垢光尊者(龍欽巴尊者)在《四心滴》中作了歸納總結。在我們寧瑪派中,無垢光尊者就像太陽普照大地一樣,他把無上大圓滿在此世上作了廣泛的弘揚。在我們藏地名聞遐邇的高僧大德,沒有一個不讚歎大圓滿,如以前旺帝將孜牙娘布之哥松,他們是格魯派中非常了不起的智者;還有修冬活佛、赤成讓窩知哥花登讓窩等這些大德都同聲讚揚大圓滿的殊勝無比。我們的大圓滿確實是超過其它所有修法的一個最殊勝的法要,因此如薩迦派或格魯派中的不少人最後主要修持的法就是大圓滿。又如竹青寺的四大堪布傳法時跟隨嘎登派的一些教言,但實際他們唯一的修法是大圓滿。以前的扎嘎活佛,旁人都不知道他是一個大圓滿的瑜伽士,但實際上,他經常修持寧瑪派中一個叫做「普賢明點」的密續。又如智哥松日百旺帝將孜牙西瓊活佛赤成旺布等大德,都是寧瑪派著名伏藏大師列繞林巴的弟子。因此,大圓滿法確實非常甚深。)

 

老密咒士的病情每況愈下,後來他已經瘋了,天天呼喊著那個姑娘的名字,承受著無量的痛苦。當時,人們也迎請了眾多上師為他灌頂加持,但他的病還是沒有明顯好轉。

 

後來,有一位文殊菩薩化現的十六歲的月亮童子,嘴裡散發出悅意的妙香,來到他的面前。月亮童子親吻老密咒士,並且用慈悲和溫柔的語言對他說:「父親啊父親,你到底得了什麼病呢?

 

這個老年人對月亮童子生起了一點歡喜心,心智稍微恢復正常,他撫摸著童子的手說:「我看見這個美女後,就生起了非常難忍的貪慾心。每當我看見這個美女跟另外一個年青人共同生活時,我心裡就總是在期望:如果那個美女對我生起如此的歡心,那該多好啊因為我反反覆覆思念這件事,因此現在已經變成了這樣。」

 

然後,月亮童子告訴他:「老人啊,你真是很愚笨女人的青春就像蓮花一樣短暫,當她衰老時誰也不願意與之接觸。你對她生起愛慕心就像飛蛾撲火一樣,你應該斷掉自己的貪心。你認為她美若天仙,對她生起貪心真是很愚癡,其實當這個美女到人老珠黃滿臉皺紋時,人們避之惟恐不及,更何況擁抱她。你既不知自己白髮蒼蒼的狀況,也不知道她的身體也是無常的本性,你真正已經著魔了。你不要對她執著,你現在應該斷除自己的貪心(一個美女的青春歲月轉眼即逝,實際上與一件衣服的使用時間差不多,但一件質量上乘的衣服甚至還可以穿幾十年。實際上每個人的青春都非常短暫,也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挽留。)

 

聽到這番話後,老年人簌簌地流下了眼淚,他說:「年輕的月亮童子啊,無論你說的再好,但如果你悲憫我的話,你一定要把這個美女帶到我的身邊,除此之外,即使擁有整個三界的財富也是不能讓我得到滿足,只有這個美女才能使我生起歡喜心。」

 

月亮童子接著又教誡老人說:「這是一件不應該做的事情對於毫無意義的事情,你不應陷於痛苦之中不能自拔。以前從未見到這位美女時,你的心很清淨,就像風平浪靜的大海一樣。但你看見這個美女之後,就一反常態,已經從根本上改變了。因為魔眾射出的貪心箭已經刺入了你的心,令你陷入痛苦的大網當中。你現在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賊心不死,心中充滿了痛苦,真是非常可憐,這非常不應理若世間人都像你這樣,那麼人們也會對天女生起傾慕心而失望絕食,但這種事情在歷史上也是十分罕見,像你這樣愚笨的人在整個大地上都難以尋覓。若自己始終不能達成的願望或根本無法得到的東西,你就不要去追求,否則就會給你的身心帶來非常強烈的痛苦,不但在今生盛燃煩惱,而且把來世也摧毀無餘。(年青人也應該知道,雖然每一個人都具有貪心,但若是自己無法擁有的異性,自己也不要去強求,否則其結果往往是一場悲劇。在人群之中有的貪心較粗重,有的癡心很嚴重,如阿難陀曾貪戀他的妻子而不嚮往涅槃的功德。如果我們不去追求貪慾,貪慾也不會日趨嚴重,這個密咒士看來非常可憐。在這裡運用的是一種戲劇的形式,對此我們應該當做一種雙關的語言來理解。)

 

本來你是一位威風凜凜的密咒士,經常降伏外面的天魔,為世人所尊重。但今天你內心中的魔顯現時,而你卻無法對治,這一點真是很可笑,也是根本不值得。假如你真的已經得到了這個美女,但是她的身體也是無常,她實際上也並非最漂亮的美女,一旦你到了天界後,你就不會對這個美女存有任何貪心了。你屢屢執著於她的花容月貌,認為她長得國色天香,但這是由你的分別心所產生,如果你真正明瞭此理,這個美女就像陽焰一樣虛假。」(有些修行人真正著魔時,看見某個異性會覺得她()特別有吸引力,根本不會想到她()的身體都是不淨糞所組成,而以為好像真正的仙女下凡降臨人間一樣。這就是自己的貪心所致,我們應該依靠智慧或祈禱作明佛母(咕嚕咕咧佛母)斷除自己的貪心,以前我也曾為此作過一個作明佛母的祈禱文。)老人說:「道理確實如此,但是我對她過於貪愛,也無辦法遣除我的貪心。就像有一個樁子插在我的心中一樣,我對她的貪愛實在放不下來。」說完,老人就一直在歎息不已。(這個老人已是白髮蒼蒼,他可能以為有一個年青的姑娘陪伴安度晚年,這樣的生活會非常美好。我們的心就是這樣可憐,始終不能成功的事給自己帶來很大的麻煩。尤其是對出家人來說,美女是一個最大的怨敵。)

 

後來月亮童子又告訴他:「老人家,你再聽一聽我的教言,剛才你說你的心一直貪愛著這個美女,那麼現在我給你想出一個能遣除痛苦的辦法,這就是最好你用自己的心來斷除自己的貪心,除此之外,別無其他辦法。

 

比如在阿賴耶的大地上有一個名叫分別念的小孩正在哭泣,這時旁邊人問他:『你為什麼要哭?小孩子說:『我見到一個美女,想得到她,所以我在這裡痛苦哭泣。』那我們可以告訴這個小孩子,你不應該痛苦,因為並非那個美女使你痛苦,實際上是你的心已經散到外境美女上的緣故。你其實並不愛美女,假若你的身體是真正喜愛美女,那一百個美女來擁抱著你時,你的身體為何根本不會生起歡喜心呢?然後一千個美女用不淨糞來染污你身體時,你的身體也應毫不在意,因為你的身體只是無情法而已。我們由此可以明瞭生起貪心的就是自己的心,這並不是美女引誘了你,實際上是你的分別念已經把自己緊緊束縛。

 

求不得苦是由於自己的心,貪執美女也是自己的心,如果你能使自己的心坦然安住,那誰也無力傷害和引誘你。因為你的分別念散亂到外境,然後緊緊地執著它,由於長期串習之故,而生起了如是的痛苦。因為執著外境不放下,你的心就像被關在監獄之中一樣,經常承受著各種痛苦。心本來就像虛空一樣,根本不存在任何痛苦,但你偏偏要貪著外境,在這種本來不存在的境界中反而徒勞無益,這就像是在虛空裡面打疙瘩一樣,自己為自己製造了各種各樣的痛苦。

 

因此你現在應該用自己的心觀察自己的心,你的心本來像虛空一樣,根本不存在能貪的對境,這時候你的貪心像陽光下的黑暗一樣自然消於法界當中。這種使心自然安住的竅訣,你必須先要了知,並運用它來斷除自己的貪心。

 

(在文殊大圓滿當中,也是首先要依止上師,獲得教言,然後安住並認識心的本性,最後豁然通徹。這個所謂的心,是無實法、無來無去,就像石女的兒子、烏龜的毛、山免的角一樣。以心觀察心的時候,沒有任何可以體認,就像是虛空中的陽焰、雲霧一樣。心在安住當中可以觀察,在外面現起分別念時也可觀察,這樣觀察時,哪裡還有什麼貪心呢?在此不必依靠大手印或其它的竅訣,直接以心觀照自心時,自然現見它的本性,這就是覺性。)

 

對於你所貪愛的這個美女,你應該運用理智來分析她身上到底有什麼值得貪戀,然後觀察自心的形狀、顏色等,此刻你就根本無法現起任何貪心,如是貪心就不存在了,在貪心正在顯現時獲得解脫。總而言之,顯現分別念的時候,你立即觀照它的本性。」

 

聽完此話後,那位密咒士的貪心從根本上遣除了,並且其心裡證悟了猶如虛空般的覺性,在相續中生起了綿綿不斷的安樂。(這段敘述表示,若我們真正要對治煩惱,那麼大圓滿的竅訣非常殊勝。)

 

然後,那位密咒士感激不盡地告訴月亮童子:「月亮童子,您真是一位利樂的嚮導者,非常可惜以前沒有遇上你。以前我曾聽說過「萬法唯心造」,但未曾對此實修,只是依靠文字來虛度人生直至今天。

 

(這個老人可能從未聽聞過大圓滿竅訣,也沒有勵力修持顯宗教法,僅聞稍許文字而已。實際上,如果我們能通達唯識宗的道理,也可以斷除對外境的一切貪心。確實這樣,在所有修行人中,能完全了達其意義的人極為罕見。如聞思修行多年具有一定智慧的行者,對於真正「萬法唯心造」的道理還不一定完全領悟。一旦了達這個「萬法唯心造」最殊勝的道理,一定會生起不同的境界。對此米滂仁波切在《中觀莊嚴論》中引述了各種論證。)

 

                                  全知米滂仁波切

 

因為以前沒有通達這個道理,所以在無任何意義的貪慾中耗費了我的大半生。因為沒有行善斷惡,由此我的一生都沉湎在痛苦中,白晝也是經常享受貪慾的美酒、抽煙、吸鼻煙等等,處於愚昧的黑暗當中。

 

(很多密咒師喜歡喝酒和吸鼻煙,這些都是不如法的。在大成就者當中可以行持這些行為,如以前在印度的薩喇哈帝洛巴等八十位大成就者,有些顯現獵人、殺生者的形像,有些以邪淫者的形像出現。

 

又如百年前在我們學院的第一世敦珠仁波切,當時他與大成就者藏珠的關係比較密切。有一次敦珠的空行母生病了,就請藏珠為她治病。治完病後,敦珠告訴藏珠:「你是一位大成就者,你應該顯現一個神變」,然後藏珠首先喝了十多碗酒,結果這些酒全都從他的手指中流了出來,盛到一個盒子當中。之後成就者對敦珠仁波切說:「你顯示一個神變吧!」於是敦珠開始吸煙,十個手指隨後都冒出青煙。當時南久活佛也在場親眼目睹,他以為這些大成就者的手指都是有孔的,否則酒可以從手指中流下來,青煙也可以從手指裡冒出來,這怎麼可能呢?

 

如果自己並非證悟本性的大成就者,而喝酒抽煙,這些都成了惡趣的因。如有些凡夫模仿格薩爾王的行為或禁行,這都是不如法的。

 

為了獲取別人的恭敬供養,現在很多藏人去漢地時,大言不慚自認是活佛,然後也對別人講:「活佛是最尊貴的,活佛在藏傳佛教中為最高的地位。」在漢地不少愚笨的人會信以為真,他們以為一個沒有任何功德的活佛也可以依止,而並非活佛的人,不管他有多麼殊勝的功德和廣博的學識,哪怕善知識的法相全部  具足,他們也不會恭敬。這種現像在漢地比較普遍,所以有些人特別喜歡活佛的名稱也是實屬情有可緣,但若真正為了弘法利生,活佛的稱號並沒有很大必要,因為若是真正的活佛,自然具有正知正見並能行持高僧大德的廣大事業。現在活佛這個問題比較複雜,有些活佛的確給藏傳佛教帶來深遠的危害。

 

如果是真正的活佛,即從法身、報身、化身三種中顯現出來的本來化身,或者是處在中陰時,能將自己全部的顯現轉為道用而去投生的這種人也稱為活佛。但一般是以無明煩惱轉生在三界輪迴當中的有情,這並非真正的活佛,這就叫做是眾生。一些真正是活佛的人,他可能有不共同的殊勝善緣。每個修行人都應仔細觀察,如果僅憑這個活佛的虛名而生起傲慢心,或隨心所欲地去享用信財,那只會是摧毀自己的善根。

 

因此大家都應該以弘法利生的事情為主,不管有無活佛的稱號,如本學院的這些堪布,確實是具有法相的善知識,各方面還是比較圓滿的。我以為不僅在藏地,可能在印度這麼好的善知識也不多。雖然按道理來分析,在印度也有不少藏傳佛教的高僧大德,但如果有人捨棄了持明傳承的教法,然後重新進修另外一種教派,這種愚癡的想法絕然不可能成功,因為你已經捨棄了上師、捨棄了本尊。在此各派都可學,沒有必要去別處學。若去朝拜聖地也可以,到印度佛陀的涅槃、降生、轉法輪和成道這四大聖地去朝拜,佛經中指出誰見到這四個聖地,五無間罪也能遣除。但實際上我們念一遍《普賢行願品》也能遣除五無間罪,所以朝拜神山的功德和念一遍《普賢行願品》的功德等無差別。

 

現在我已瀕臨死亡,但我覺得自己還是有很殊勝的緣份,因為我已值遇寧瑪巴諸持明上師的傳承與無上大圓滿的殊勝教法。雖然我沒有超類絕倫的證悟,但繫解脫帶在身上也是超於常人的緣份,因此有時候我的心中真正生起無數的歡喜。我以為在此末法時代值遇這麼圓滿殊勝的上師和教法,一定是我在無量劫中積累無數資糧的緣故。現在就我本人而言,我並不希求其它的宗派和法流,由此你們年青人也不要胡思亂想,這沒有很大的意義。

 

比如木匠對材料方面非常嫻熟精通,而屠夫則在殺生方面具有不共同的竅訣,如庖丁解牛而游刃有餘。同樣,密宗在斷除貪心方面有著不共殊勝的教言,如果依靠密咒乘的善巧方便方法,將自己貪心和嗔心的命根在一剎那間也能斷掉,然後在幻化的世界中可以享受幻化的快樂。如是的密法修持者,雖然遇到美女而生起貪心,但這些都是根本不會成為束縛,就像水不能遮擋水月,或者是火上加木柴,則火焰反而越來越盛燃。故對於這樣的人而言,貪慾非但不能使之束縛,而且對他的智慧有越來越增上的好處。

 

在以前的大伏藏師和大成就者當中,也有一些不攝持空行母,如以前的俄勒班瑪汪欽德車嘉村娘布蔣揚欽哲汪波,他們在一生中都沒有依止過空母,故伏藏大師不一定都要依靠空行母。有些人以為所有寧瑪巴的行者都需要依靠空行母,這種說法就失之偏頗。攝持空行母的這些伏藏師不但無有自相的貪心,而且他能證悟全部的貪慾為大樂智慧,對於他們而言,煩惱或美女都成了修行旅程中的順緣。因為這些貪心不可能束縛我們,那在輪迴中受束縛就根本不存在。

 

如果一個人沒有獲得任何密宗方面的證悟境界,只是依靠一個空行母,根本不會得到暫時與究竟的解脫。總之,在整個三千大千世界中從沒有依靠自相煩惱而得解脫的,這只能是煩惱之上更加增上煩惱。自己以為是密宗師,可以隨心所欲,就像印度外道大自在派中的性力派行貪慾一樣,如果依止這些所謂的「佛法」行為能得到解脫,那為什麼小蟲得不到解脫呢?因此在密宗裡成就密法,不是僅依靠空行母就可以的。現在世間人以密宗為籍口,或妄稱自己是伏藏師,以貪慾來修持無上密法,這種做法實在是自欺欺人,只能是毀壞自己的心相續。

 

以前有一個修行人很希望成為伏藏師,另外一個人就調侃並欺騙他,說曾見到一個授記中指出某個懸崖下面有伏藏品,據授記文字看來那個伏藏的法主可能就是你。但據說這個假修行人後來所得到的伏藏就是一堆不淨糞,曾有這樣一個令人捧腹的笑話。

 

總之,不論是降伏還是雙運,如果沒有密法修行的要訣,自己是絕然不能享用或直接行持密法中的甚深行為,否則那就已經與外道大自在派的行為無二無別了。

 

在《大幻化網》續部中講,解脫道猶如「果支巴」之寶,其與鐵物並置能使漸次變成黃金,而方便道就猶如「瑪吉嘎」之力,能於一瞬間將千斤鋼鐵變成黃金,因此依空行母的方便法能非常迅速地成就。方便道與解脫道有如此緩慢與快速、漸悟與頓悟之間的差別,這一點在竹欽仁波切的《大幻化網總說》中講的比較詳盡細緻。因此一方面依靠方便道的行為應該值得我們讚歎頌揚,但另一方面我們在沒有達到這種境界時也應該謹小慎微,否則很容易將自己束縛在輪迴當中。如果不具有任何解脫的精要,那麼無邊無際的小昆蟲也都在作不淨行,它們也應該得到解脫,但事實並非如此。)

 

「與我相似的密咒師還有很多,本來不是密咒師,但是自以為在行持密法的這些人,我希望月亮童子你依靠善巧方便好好給他們宣說殊勝教言。你對我恩重如山,現在我已了知依止貪慾來希求解脫是癡心妄想,我發願從此以後跟隨您。確實你今天的教言恰到好處,就像病人身上的患處得到火炙一樣。雖然我已經老了,而貪慾對我的危害非常大,但今天就像孔雀遇到毒藥一樣,令我的功德上增添了一個彩虹,所以你是我真正的阿闍黎和大恩的上師。」老人一邊喃喃地說著,一邊熱淚盈眶,然後他五體投地,向月亮童子作恭敬的頂禮。

 

年輕童子又給他開示:「在不具足緣份的人群當中,你還是挺有緣份,希望你能再聽一聽,我再給你傳授一個教言。日後見到美女生起貪心時,實際上這是輪迴的粘合劑。這種貪心,在小乘中是需要立即堅決制止。如果你希望依靠密宗把貪心轉為道用,首先應該把一切萬法的顯現觀為自己的心。當自己對美女生起貪心時,觀察了知這個美女本來是自己心的顯現後,再將心觀為空性,此刻虛空中的彩虹還會不會束縛虛空呢?然後也可以觀察能貪和所貪,這時候外境和自己的心等無差別,當貪心生起時,就像在虛空中打疙瘩一樣,一旦明白此理過後,看不看美女也沒有任何差別。因為一般世間人不明瞭這個道理,自心對女人生起貪心時,就已經被外境捆住了,由此在無邊無際的輪迴中,以自己有漏的五蘊感受無量的痛苦,在輪迴中無法解脫。」

 

(聲聞乘弟子非常恐懼這種道理,首先需要逃避,而大乘對此則生起希有之感,並且直接享用。所以大乘與小乘在智慧上有天壤之別,而密宗的智慧則是最殊勝無上。如火的本性沒消失之前,誰也不願意與火相接觸,但是密咒成就者以密咒加持火後,無論怎麼接觸都不會被灼傷,那就沒有任何必要逃避。同理,煩惱如何轉為道用也是依據本人的智慧和境界來進行抉擇,如果自己還被煩惱所束縛,那說明自己的煩惱沒有斷除,密咒沒有成就,還應繼續修持。如果煩惱絲毫也不能束縛自己,那一切煩惱就已經成了修行上的順緣,如龍樹菩薩的戒和尚薩喇哈尊者在接受了空行母後說:「今天以前我並非比丘,今天以後我已經成了真正的比丘,以前我實際上只是別解脫戒中的一個形像比丘,現在我真正成就了黑日嘎的果位。」因此把煩惱轉為道用者,是最徹底的比丘。

 

如果你並未明瞭真正的竅訣,也沒有較好的修持,只是依靠一個簡單詞句而直接以貪心來行持密法,這就是所謂的瘋狂者,如此對己乃至佛法都有很大的危害性。本來不是大成就者,但自己卻裝模作樣,偽裝大成就者,這種做法極端錯誤。自己應該詳詳細細地觀察,自己是不是真正的密咒師,自己真正有沒有自相的煩惱。

 

有些假的伏藏師把大的岩石劃開,認為如此能取出伏藏,哪裡有這回事真正的伏藏大師取巖藏時,有時要親自挖開岩石,但有時也不必要,由護法神親自交付,也有從虛空中取出伏藏的,這都是因為蓮花生大師當時伏藏的方式有所不同而已。有些伏藏師為了利益眾生,不能公開只是秘密地取伏藏,而有些為了弘法利生,需要令自己的聲譽遍佈十方,所以要在成千上萬的人面前開取伏藏。總之,開取伏藏的方式,取伏藏時需哪些人以及何種條件,這些都在蓮花生大師的授記密語中有非常清晰明瞭的標記,如果密語的內容不太明確,雖然是真實的伏藏大師,但是他也不一定能取出這個伏藏。

 

除了開取珠日神山的伏藏大門這件事外,我認為自從建院以來,各種違緣都已經被戰勝了。比如在一九八七年我們去五台山時,當時也有一些邪魔外道和世間人對我們製造很大的障礙,但後來這些違緣也全都消於法界,各種謠言和誤導的說法對我們來說都變成了順緣,大家都獲得了無量的利益和功德。在五台山時,一部分人朝拜過後就返回去了,我們另一部分人在五台山住了大概一百天,東台、北台、西台等地方都已經去過,當時確實沒有遇到任何違緣。我當初在學院發願第二年要到五台山去的時候,首先看起來好像困難重重。當時也有一些人勸告我說,如果你是得地菩薩或已經本尊攝受可以去,否則此事是絕然不會成功的。雖然我並未登地,也並不是本尊所攝受的,但是我在持明傳承上師面前,他們以加持的方式攝受過我,因此我和眷屬們都已經勝伏了一切違緣。後來,我們在整頓佛教和廣弘佛法方面,每一次都同樣取得了勝利,我認為這些就是一種神變,就是一種神通這也是我們所有眷屬以前一起發願力成熟的原因。)

 

「如用彩虹把虛空打疙瘩是一種癡心妄想,貪心和外境實際上也根本無法束縛我們。如果你真正明白這個道理,那就像夢中你可以在火上踐踏而毫無傷害,這時所見的一切外境全都能轉為道用,不會被貪心束縛。

 

如颶風對小小的燈火是一種違緣,但對森林中的大火反而是一個很好的順緣,當風越來越大的時候,森林裡的火也越來越猛烈。同理,如果修行人具有方便法,煩惱越來越多時,則對他的修證會越來越增上,因此我們應該根據自己的智慧身體來享用與它相適應的竅訣食品。」(這裡的「身體」指的是自己的智慧和境界,「竅訣」指的是顯宗或密宗的各種竅訣。應根據本人的根機與目前修學次第來享用相應自己的佛法,這一點非常重要,望大家一定要銘刻在心!如果你看女人,根本不會生起貪心的煩惱,你就可以享用,在接觸她時,如果對你也沒有束縛,那你可以接觸她,進一步可以擁抱等等都可以。當然在別解脫戒中是不能接觸,一般人也根本做不到以上要求,因此初學者最好守持淨成,不要胡思亂想為佳)

 

月亮童子給老密咒士講了這番話後,他又繼續說道:「聽了我所講的教言,以密宗為藉口的很多修行人可能害怕將來墮入地獄,但願他們依靠這種密宗的甚深方便教言,在盡快時間內得到解脫」這也是月亮童子對老密咒士的最後祝願。

 

(這個教言的內容非常深,既可以用雙關的密語來解釋,也可以用戲劇的形式來解釋。比如像我們的丹芝耶吾布美的傳記,一方面它作為一個戲劇,運用了許多詩學中美妙的韻律和修飾,表明了耶吾布美在世時的一些狀況,但另一方面戲劇裡面也有雙關語,有些比較直接明顯地說明了現在的一些弘法利生的狀況,有些則以比較隱晦的方式對未來作了一些授記。當然我的解釋不一定非常正確,但它的內容確實殊勝深奧,它是一個故事,但又不能僅僅當成一個故事來理解。我希望大家作為一個密宗修行者,也應該深入思維一下,當你對異性生起貪心時,自己用什麼樣的方法來對治?又是如何將它轉為道用的呢?)

(吉祥圓滿)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