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寧瑪巴白玉祥丘達吉林佛學會∼白玉佛學會高雄中心   http://www.palyul-center.org.tw
主題:【 《事師法五十頌》大義 (二) 】

《事師法五十頌》大義 (二)

拔毗天大阿闍黎 造頌

湯薌銘居士 譯

堪布索達吉仁波切 傳講

頂禮歷代傳承上師!

庚二(觀師為佛)分二:辛一、正義;辛二、於師影等也應恭敬。

辛一、正義:

是故弟子應具足,悲捨戒忍諸功德,

軌範師與金剛持,不應觀為有別異。

上師是積累資糧的殊勝福田,與諸佛無二,因此真正的金剛弟子,不應對上師與諸佛的報身金剛持有並非同一體性的分別執著,應有上師即是真正佛的信解。同時,真正的金剛弟子,必須具備下列四種大乘根本:1.大悲心2.捨心,能把自己的一切——身體、財物與善根,普皆迴向施與一切眾生;3.持戒清淨4.安忍,安忍其他有情的損惱與欺淩,難行能行,無有厭患。關於應觀想上師為佛,有多種續部為依據。在《密集金剛》中佛說惠賜「密集金剛」灌頂的上師,是諸佛身、語、意金剛的總體,故弟子應觀此上師為與十方佛無異的金剛持如來,宗喀巴大師在《事師五十頌釋•滿弟子心願》中進而說明其餘一切密宗的灌頂上師也都應觀為佛陀。因為眾生以深重的業障,對於佛的不動法身、圓滿報身、千百億化身無緣得見,故諸佛安住於上師之身來調化眾生,使眾生得以淨除業障。至於觀上師為如來的必要,是為了增上自己的佛慢,依上師即佛之方便,無勤而可積資除障,速成佛故。《金剛鬘續》中云:金剛薩埵化現為普通形象的上師來利益眾生。故應觀上師為五部佛,應常常思維上師的功德,這是增長自己悉地之因。應畬犮H正知正念謹慎護心,防止尋找過失,即使稍觀過失也會成得悉地之障礙。《金剛藏莊嚴續》云:痡`恭敬上師的弟子,應把上師觀為佛,觀為具不可思議智慧者,是賜自己佛果的如意寶,故應觀上師的功德,而不可觀察過失,觀察功德能得成就,尋找過失不能成就。《金剛空行續》亦云:把上師的身體觀為佛身,把上師身體的部分如眼睛等觀為諸菩薩,諸毛孔是諸羅漢,頂髻上住有五部佛,足下有帝釋、梵天等,藥叉、乾達婆是上師自性功德所發之光,作為護法,修行者應當如是畬囡[察。若生起尋師過之心,應該即時發覺,並防護將來再生過患之心。常常見上師之功德,思上師之深恩,這是修上師瑜伽的最大方便。

辛二、於師影等也應恭敬:

可畏等同壞塔罪,不應踐踏上師影,

況復更所不應踏,若鞋若墊若乘等。

《大幻化網續》等經續中說,踐踏上師影子的過失,與近無五間罪中的毀塔罪相同,影子尚不能踏,則更何況上師的鞋子、坐墊、車乘呢?《金剛鬘續》第八品云:「上師所愛與其影,鞋履座具及枕褥,諸大愚癡若踐踏,是人從此墮刀山。」《金剛空行續》云:對上師的身影與用具皆不可踐踏,更不能嘲弄上師的一切動作、言笑等等,否則將痡`遭受諸苦,常遇不吉祥事,也很難成就。但若在為做打掃等等三寶之事而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可以先念誦任何一首佛親口宣說的四句偈,或者念誦金剛薩埵心咒,可免罪過。《如意寶藏論》中無垢光尊者指出,若上師已開許則無妨。

庚三、依教奉行:

大覺慧者以歡心,精勤聽受上師命,

若如理事無力能,其所不能婉言謝。

依師當得諸悉地,若增上生若安樂,

是故一切精勤者,不應違越上師命。

具有大智慧的弟子,應以極大歡喜心而奉命行事。但自己遇到無力承辦,或考慮到上師的要求不如法時,則可婉言辭謝,並說明理由,但不可以因此而對上師退失信心,產生邪見,甚至誹謗。但對上師如法的教言,則應以大精進而努力承辦,因共同與不共同的悉地都必須通過上師的加持才能得到。八種共同悉地是:1.眼藥:塗上後可見地下寶藏等;2.健行:一種神足通;3.寶劍:一種修屍法,修成後屍體變成金子,屍體舌頭成寶劍;4.土遁:地下無礙行走法;5.哩嚕:依鳥卵成就之法;6.空行:空中無礙飛行法;7.隱行:一種隱身術;8.仙丹:一種辟穀法。

庚四、對待上師財物與眷屬的方法:

上師諸物如自命,上師所愛亦如師,

上師眷屬如親屬,依於等住瓻鈭。

對於上師之物如生命般愛惜,對上師的空行母、子女們也等同上師般恭敬,而上師的所有眷屬則當視如親友般愛護。恰美仁波切也曾說:如果不如理如法謹慎地對待處理,上師的財物便會如同毒藥,一不小心就造下了墮惡趣之因。

庚五(一切侍奉皆應清淨)分三:辛一、遮止一切不如理行為;辛二、依止一切如理行為;辛三、遮止一切其他不如理行為。

辛一分二:壬一、在上師視力所及之處所應遮止的行為;壬二、在上師聽力所及之處應遮止的行為。

壬一、在上師視力所及之處所應遮止的行為:

止憩床座或前行,或作束縛其頂髻,

置足於墊手置腰,上師面前皆不應。

上師安住或起立,不應偃臥或端坐,

痡`於彼諸事業,善巧興作令圓滿。

除遣口唾液沫等,伸展其足於坐墊,

往來經行或諍論,上師面前皆不應,

摩擦支體或舞躍,歌詠伎樂皆不應。

上師前通常不應坐(上師開許或有特殊緣故則不在此例),也不能戴帽、纏頭、帶兵器,上師未上座前不應先坐,上師席地而坐時自己不應坐於墊子上,不叉腰,師坐己不可臥,師起座時自己也不可坐臥,通常應走在上師的左後方,但注意不可踏上師的影子,對上師吩咐的一切事,應善巧承辦,盡力使其圓滿。也不能在師前涕唾、指手劃腳、伸腿展足、往來經行等,除大會供等有必要之時外,上師未開許處不得隨便歌舞伎樂。

壬二、在上師聽力所及之處應遮止的行為:

加行眾多雜言論,能聞近處不應作。

在上師能聽聞處不高談闊論、相互嬉笑,不說無意義之綺語。

辛二、依止一切如理行為:

鞠躬從座而起立,當大恭敬而端坐,

黑夜渡水道可怖,得教令已能前行。

在師前或端坐或起座,都應心存恭敬,動作如儀。在夜行、渡水或行險道時,為防有意外,應請求走在師前,待開許後,再在上師前面引路。

辛三、遮止一切其他不如理行為:

軌範所能現見前,具慧不應旋扭身,

不應以背倚柱等,不應牽曳其指節。

上師面前不做上師不喜歡的種種動作及行為,如扭身、背倚牆柱等,也不做拉曳手指關節,使出聲響等有失威儀之事。

庚六(身語恭敬上師)分二:辛一、身恭敬;辛二、語恭敬。

辛一、身恭敬:

或濯其足或浴身,拂拭及與撫摩等,

皆應先行為作禮,禮已後當隨所喜。

為上師洗足、浴身,或拂拭灰塵、按摩等,應先作禮,再以至誠之心做之,做畢再次頂禮上師。

辛二、語恭敬:

若當稱說上師名,名後隨行面前文。

為令所餘起恭敬,故先稱說勝敬詞。

若需稱上師之名時,應在名後加「座前」、「吉祥賢足前」等敬詞,又為了讓其他人也生起恭敬心,故也應在師名前加殊勝讚詞,如大恩、金剛、至尊等,如上師名「寶金剛」,則應稱「至尊正士寶金剛座前」等等。

庚七(離我慢)分三:辛一、聽受吩咐時離我慢;辛二、聽法時離我慢;辛三、一切時處離我慢。

辛一、聽受吩咐時離我慢:

若於上師請教令,即應說云如命行,

雙手合掌勿散亂,當善聽受上師教。

發笑及與唾痰等,當善以手遮其口,

作所命事究竟已,當以柔順語啟白。

向師請示時,應雙手合掌,心神專注,師不論有什麼吩咐,都應依教奉行。辦理完畢後,也應以柔順語稟白。退出時,應面向上師徐徐退出。自己在吐痰、咳嗽、發笑、打呵欠等時,應當掩口。

辛二、聽法時離我慢:

師前調順面端坐,善護所著衣等相,

以膝著地而合掌,為求聞等三啟白。

弟子不論向上師求法,求灌頂,還是求抉擇中觀等顯宗法要,都應合掌,於師前三次請求,並且語言調順、溫和,衣著端正,遠離傲慢,一切行為如法如儀。

辛三、一切時處離我慢:

於作敬事一切行,其心應離於我慢,

慚羞怖畏善防護,住於初適嫁女相,

一切輕佻等所作,開演師前應遠離,

所餘類此諸所行,自內觀察應遣除。

上師前不論做何事皆應離慢,否則不會得加持與成就。《大般若經》中云:對上師等殊勝對境生起我慢則有重罪。《大毗婆沙論》中云:恭敬是以慚為本性。總之依止上師的過程中,三業不可雜有慢心,一切輕佻等不如法行為應予遠離。依止上師之法在《如意寶藏論》、《心性休息》、朗日塘巴的「依師法」中都有廣講。

庚八(不超越上師)分四:辛一、欲行利他時應求開許;辛二、所獲利養皆應供養上師;辛三、上師前不應接受他人的恭敬;辛四、身威儀之恭敬。

辛一、欲行利他時應求開許:

善住中圍及護摩,攝收弟子及講說,

其處若與師同住,未得許可不應作。

準備為人灌頂,或收弟子或傳法,或燒火供等時,若與師共住一處,則應先請求上師,上師開許則可,不開許則不可。若當時未與師同住則另當別論。

辛二、所獲利養皆應供養上師:

若開眼等隨所得,一切皆當獻上師,

師與所獻取受已,有所餘者隨所喜。

開光(藏文意為開眼、善住)、灌頂、傳法等所得的供養,都應供養上師,待上師納受所需後,剩餘的方可隨意使用。

辛三、上師前不應接受他人恭敬:

上師弟子非弟子,弟子亦非上師前,

隨行所有諸敬事,及作禮等當摒退。

上師的弟子,不可收作為自己的弟子,即使是自己的弟子,也不可在師前為其說法等。在上師前不可接受弟子給自己披衣、禮拜、供養等等。

辛四、身威儀之恭敬:

隨於軌範有所獻,或軌範師有所賜,

具慧於彼應鞠躬,以其二手而持取。

在供養上師,以及上師有所賜予時,自己都應躬身,以謙卑柔順之態雙手承接。

丁二、附義:

能以正念無忘失,於自遍行皆精進,

同法違越自所行,以歡喜心相勸阻。

這是附義:此處從前半頌總結承侍上師的方法,在後半頌中附帶地說明了對待道友的方法。不僅對自己在上師面前所得之誓言,時刻以正知、正念、大信心等攝持而護持不忘,而且自己的一切行為,皆以大精進盡力遵照金剛持所制的規範而行。假若金剛道友的行為有所違越時,也應該和言悅色以歡喜而不是煩惱之心加以勸阻,若對方不接受,則不應強勸。

丙二、特別開許之處:

有病恭敬師事業,亦未得師賜許可,

於諸遮制雖現行,具善心故不成罪

如果是病人,對於一些非性罪的輕罪,如上師面前坐臥等,如果心存恭敬,事先未請求上師的開許,也不會構成墮罪。如翁珠仁波切1997年在學院圓寂的前一天,上師法王仁波切前去探病,因病重體虛,翁珠仁波切便只是雙手合掌,而未起身。但是若想藉助疾病而輕毀上師,則仍有罪。《金剛莊嚴續》中廣說了不構成違犯的條件,其中包括病人、殘疾,或是證了無生法忍的弟子,或有相應的證悟,或有上師的開許等。

丙三、總結依止法之要義:

此中多說何所用,令師歡悅所應作,

令師不悅皆遠離,於彼於此當精進。

悉地隨順軌範師,大金剛持所親說。

既曉了已以諸事,一切為令上師悅。

總之在依止上師時,凡令上師歡喜之事則盡力去承辦,而凡為上師不喜之事都應遠離。因金剛持如來親口教示:一切悉地,都是從隨順上師,令上師歡悅後才得到。明白了此因果關係之後,則應以三門盡一切努力令上師歡喜。

乙二、為弟子宣說依止法之適宜時機:

意樂清淨諸弟子,已正皈依於三寶,

隨順上師而轉者,便應施與令記誦。

著寫、講解上述頌詞的目的是為讓學法弟子背誦熟記,了知其中含義,然後以此為標準,來指導自己依止上師時的身口意三門。那麼上述依止方法應在什麼時候給弟子講解呢?條件有二:1.弟子已皈依三寶,具有皈依戒2.弟子意樂清淨,已發了願菩提心與行菩提心(此二條件中,已暗示對顯、密二種大乘有一定的基礎)。對此種弟子可授與《事師法五十頌》法,使弟子先修依止上師法,成為修學密乘的法器,再使其對密乘產生殊勝的信心後,傳與密法法要。這就是《事師法五十頌》的密意所在。在歷史上,釋迦童子卓彌大師(約於朗達瑪遇刺百年後出生,入印度、尼泊爾修學了十三年,為新密有名的大譯師,特別是在翻譯父、母續方面較有貢獻)在傳加行前必先傳皈依、發心,在傳正行前先講此《事師法五十頌》;馬爾巴大譯師在傳密宗之前,也先講說此《事師法五十頌》,這是那若巴所立的規矩。

若有人問:對未受灌頂的人講說此《事師法五十頌》是否有洩密過失?答:無,因為頌詞的內容中涉及密法的地方很少,即使略有涉及也不明顯,又聽此法的弟子已有顯宗基礎,對密宗也有一定的信心,因此不可能導致洩密的過失。類似的教證,見於《金剛空行次第》、《壇城儀軌金剛鬘續》以及《十真如續》等等。

總之,無論修學哪一乘的佛法,在開始時認真學習依止上師之法,最為重要。特別是金剛乘,眾多續部中已再三強調過,一切悉地皆由依止隨順上師而得,故依止上師之法乃是修道的根本。了知了《事師法五十頌》的內容後,當以正知、正念及大精進力而守護此金剛持所制的學處,這樣,對已犯過失可使漸趨微弱,即便再犯也能生起悔愧,馬上懺悔令其清淨。這樣在此生、後世,便能漸漸善巧地依止善知識。但如果不了知上述學處,或雖有了知而不加守護,則必多有違越,以此習氣,在以後多世累劫中,也無法修學這些學處。真有智慧的弟子,應知這一頌詞是最殊勝的上師瑜珈教言。

乙三、云何令作相應之法器:

此乃施與咒乘等,令得成為正法器,

一十有四根本墮,正所應誦及受持。

若弟子已修學了共同乘的皈依、發心等,又學了依止上師的學處,故為了使其相續成為相應之法器,上師已可賜予弟子灌頂(此處咒乘即灌頂)。而弟子既已成了相應的密法之器後,最重要的是守護所得的誓言,因為若失壞密法誓言,聽聞、修習再多也不會得到證悟,已失得悉地之根本故。因此在得到灌頂之後應馬上學習密乘戒,須先了知什麼是要避免處,以及什麼是應依止處。密乘學處雖多,但主要有十四條根本戒,若犯此根本戒,其罪難以懺除,而其他支分戒在違犯後仍可還淨,故對此應能背誦,並通曉其內容,平時盡力而作防護。欲修學無上密宗的人,在學法次序上應先學《事師法五十頌》,再求灌頂,次學十四條根本戒之後才可聞思修續部諸教義及竅訣。

甲三、末義:

如是弟子隨師轉,生無餘利無過患,

集此我積無邊善,願諸有情速成佛。

總之,弟子依止上師的方法歸結為捨棄自在,遵照上師的意志行事,這樣弟子可生起無邊無際的利益,同時斷除多說、顛倒說等的過患。作者拔毗天願以編撰此《事師法五十頌》所得到的無邊善根,能令一切有情速得佛果。

 

《事師法五十頌》詳細講述了密乘弟子依止金剛上師的規範。藏譯本題為印度論師拔毗天所作(宋朝時由日稱法師譯成漢文,題為「馬鳴菩薩集」,收入《大正藏》第32)。


關閉